当前位置:首页 > 为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在线阅读

为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作者:千峰一鹤

为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完结 最新章节

为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

千峰一鹤

完结

古代架空

《为这个家我付出太多了》作者:千峰一鹤【完结】

文案:

苏星辰继承了一套房子,里面正在发生罕见的空间重叠。

和他同居的人,是个年轻英俊的创业jīng英。

这个总裁很可怜,每天都吃不好睡不好,晚上还做噩梦。

苏星辰看在一起生活的份上,顺便帮对方打扫卫生做做饭。

比如,早餐吃瑶柱扇贝糯米jī,给对方分一个,午餐吃胡萝卜炖牛肉凉拌青瓜丝,给对方分一个;晚上吃苦瓜炒jī蛋嗯,不喜欢吃苦瓜,好的,木耳炒肉片!

一个月后,苏星辰欣慰地发现,总裁被自己养胖了有木有!

然而,苏星辰本以为这是场相安无事的相伴,结果一不小心却成为了对方的白月光。

#救命QAQ被富豪榜上的大佬表白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一楼:兄dei快醒醒!

二楼:兄dei快醒醒!!

三楼:兄dei快醒醒!!!够钟搬砖了!

【架空奇幻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较真】

孤独寂寞心灵手巧温柔受X英俊多金外冷内热的工作狂攻

本文又名#富豪家的田螺公子##每天都为总裁操碎了心##养家糊口的压力你们不懂#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美食网红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星辰,俞风行┃配角:┃其它:

作品简评:因父亲过世而陷入低迷状态的大二生苏星辰,选择暂时休学,回到父亲留下的祖宅。回到祖宅推开二楼的门,苏星辰却发现这里重叠了别人的家,住在这里的是一名年轻的城市职场jīng英。于是他把自己做的家常饭菜,每顿留出一份给对方吃,对方竟然也吃得津津有味,还因此给他递小纸条点菜!

本文题材新颖,用空间重叠的方式让主人公相互认识。使得背景迥异,性格相差特别大的两人,yīn差阳错地爱上彼此。其中主人公温馨的乡下种田生活,通过空间重叠和那头的俞先生的互动情节,两人互帮互助是本文不错的看点。

第1章

苏星辰走出咨询室的门,抬头望着不知不觉已经亮起了星星的天空,眼中的泪意再次有种想翻涌上来的冲动。

好在,刚才在方医生面前已经哭过了一回,这次闭上眼睛就忍了回去。

一直以来,苏星辰都是个积极乐观的人。

在唯一的亲人过世之前,他对生活充满了热情。

直到父亲离开的那一天起,曾经充满gān劲的他,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天的状态比一天更差。

大学的课业也受到了影响,变得无心研读。

一开始苏星辰只以为是时间太短,自己还没走出来,到后来才知道,这种无力面对生活的情绪,叫做抑郁症。

唯一跟普通的抑郁症不同的是,苏星辰知道自己有病之后,积极地配合医生的治疗,想让自己好起来。

为此苏星辰还刻意注册了很多社jiāo平台,努力跟网上的朋友们聊天,或直播学习、烹饪,展现自己的才艺。

但是

一晃半年过去了。

苏星辰还是没有办法在这座空dàngdàng的城市中,找到坚持下去的动力。

今天是他最后一次来咨询室寻找方医生的开解,因为他已经决定暂时休学,回到父亲的老家修养一段时间。

今天之所以情绪比较激动地哭了一场,是因为苏星辰想到以后只能用视频或电话的形式跟方医生jiāo流,有些难受。

你看,面对熟悉和信任的人,你慢慢地就会产生依赖感,从而产生羁绊。只要羁绊够深,就不会让你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你逗留的意义。就在刚才,方医生第一次尝试着建议苏星辰:其实,如果你不排斥的话,可以找一个寄托感情的人

听得出来方医生也不是那么确定,让这种状态的苏星辰投入到感情中去。

毕竟现在的社会,结了婚的夫妻都可以分分钟离婚,更别说只是恋爱关系。

假如苏星辰真的为了康复而谈恋爱,那对方跟他分手,岂不是会造成双重伤害?

所以方医生最后说:或者找一件寄托感情的事情,或环境,都行。

事情什么的,苏星辰都试过了,没有什么用处。

后来他想到,自己的父亲在老家有一处住宅,父亲过世后就成了遗产留给了自己。

说起这套老家的房子,还有一个神神叨叨的故事。

那是苏星辰小时候听父亲说的,说,他们老家那套房子,是爷爷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专门找风水师看的地,不求生活方便,只求座在xué眼上。

毕竟苏星辰当时还小,听得云里雾里,什么屋里不必置办家具,打开门就是别人家的富贵,自己可以共享。

但是里面的东西,只能在里面使用,不能拿出来变卖。

苏星辰现在回想起来,也只是以为父亲说些乡间野闻,拿来糊弄小时候的自己,因此也没有在意。

他想回老家一趟,一来是离开这座空dàngdàng的城市,二来是父亲生前在老家住了好几年,怎么说也是个回忆。

做好这个决定之后,苏星辰快速地办理了休学手续。

然后是料理这边空置的房子,50多平的四环房子,是他父亲生前省吃俭用买下的小区房。

如果拿来出租,每个月就能收一万多块的租金。

这样自己在老家的生活来源也有了,还能攒下不少钱。

苏星辰盘算着这些,连日来眉头紧锁的脸上,不知不觉就露出了难得的轻松。

接下来收拾行李,苏星辰就像有了盼头似的,显得比以前没有目标的时候欢快了许多。

为了能早点回到老家,苏星辰订了第二天一早的高铁票。

在高铁上,他打开了有一段日子没有上去过的视频平台,发现有几个网友在他以前录制的烹饪视频下询问他的近况。

而剩下都是在评论他那双做菜的手。

这是一件让苏星辰比较纳闷的事情,因为他做菜的视频没人关心菜,几乎都在评论他的手如何如何,那么脸也一定如何如何之类的。

性格内敛不爱表现的苏星辰,挑出那些询问近况的几条留言一一回复。

然后他打开摄像头,对准自己戴了口罩的脸庞,缓缓拉下口罩,声音不大但是咬字很清晰地说:现在是,北京时间6点整,我登上了回老家的高铁,将在四个多小时候后抵达终点很庆幸,今天的心情有点雀跃,虽然又有点茫然,还有点小担心。我能在老家过好属于我自己的日子吗,我觉得我可以的,我一定会好起来,加油。

说完就像储存日记一样,苏星辰点了发布。

然后听从方医生的建议,尽量少想事情,能让自己多睡一点是一点。

因为苏星辰只要一想事情,就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对处境的恐慌,比如说,觉得孤独,天地间没有一个叫做归宿的地方。

觉得寂寞,除了自己以外,不会再有人记得那些属于亲子之间的记忆。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记得,苏星辰如何呱呱坠地来到人间的那些画面。

一不留神,苏星辰又发现自己眼角涌泪。

爸爸

苏星辰抱着随身的背包,偷偷摸摸地躲着人哭了一会儿之后反而放松下来,靠着椅子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被一阵尿意憋醒。

他起身去了洗手间,然后就一直看窗外的风景,直到到站。

现在是五月天,南方城市全年最舒服的月份之一。

苏星辰在城市的北站下了车,还要做长途汽车回偏远的小镇乡下。

加上中间各种转车磨蹭的时间,当他坐小面包回到村里时,天色已经微微发暗。

刚下车的苏星辰,望着完全陌生的地方,觉得自己的双脚有些发软。

最后还是载他回来的大叔看不过眼,说道:你家门口在哪里?叔帮你把行李送过去。

刚才在车上,司机大叔拉着苏星辰有一搭没一搭的唠嗑,知道这位眉清目秀的小老弟,竟然是村里的本地人,家在这边有房子。

而司机大叔也是本地人,他叫王汉雄,住在村头那套成色很新的自建小二层。

其实苏星辰的行李也不算多,只有一个背包和一个行李箱,再者他听父亲说过,不可以带人回家,于是摇摇头,拉下脸上的口罩谢谢道:大叔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过去。

此时的苏星辰还不知道,从村里走到自己家的那套房子,还需要两条腿走上整整一个小时。

期间经历各种黑灯瞎火,山间yīn风阵阵,林中鸟shòu声响,简直让二十岁不到的苏星辰想打退堂鼓。

但是他不甘心,自己辛苦了一天才来到这里,而且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吧?

于是定了定神,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光,走在杂草丛生的小路上。

苏星辰为了给自己壮胆,尴尬地开口唱起了五音不全的义勇军进行曲。

当他唱到第五遍的时候,用水泥铺就的小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很庆幸,一座看起来还不错的大房子,黑乎乎地屹立在苏星辰眼前。

一共有二层,带着一个不小的院子。

苏星辰气喘吁吁地望着眼前的房子,一边回想自己刚才的窘况,一边在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成就感。

他笑着心想,换环境这个决定是没有错的,算是第一战告捷。

然后找出装在背包里的一串钥匙,打开院门上的铜锁,但发现门很沉,推起来有点吃力。

苏星辰进去后,小心翼翼地把院门锁起来,防止野shòu入内。

说真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里,一个人来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不管是谁都会害怕。

而苏星辰,大概是因为连死都不怕了吧,所以找到房子之后根本毫不犹豫,就把这里当成了归宿。

咿呀

他打开第二扇厚重的门,里面毫不意外是漆黑的一片。

但是好在没有什么严重的异味传来,只是有一点长期不通风所导致的霉味。

苏星辰通过手机的手电筒光线,隐约看到了一些家具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