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颜色完结+番外 最新章节

《凤凰颜色》作者:冰灵【完结+番外】

文案:

流懿很恼火:追杀变成被被追杀的人苦追,世道变了!

流懿很愤怒:杀不了,躲不开,反被劫了,老天不待见他!

祈天很无赖:追不到,缠;缠不住,赖。大不了不要脸了!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上官流懿┃配角:┃其它:

1、第一章...

沈庄主这边请。清丽的声音,小婢女清秀可人的容貌之下透着一股子灵巧劲,一双眼睛又似是会说话,灵动非常。沈碧云禁不住微眯着眼睛,轻叹起神雪宫真是人杰地灵,地处巧妙之处,连人都比寻常地方的漂亮。

小婢一双眼睛含笑,眉眼之间有着说不出的韵味,却非轻佻,反而有一种不涉世俗的单纯,是与神雪宫仙境一般的美景相符的气韵。但是最引得沈碧云留意的却是小婢女行走之间轻盈的姿态,这分明是轻功俊逸。

不过,这也不奇怪,江湖上都传闻神雪宫神秘莫测,神雪宫出来的人就是一个小婢女都功夫了得,行走在这天巧之间,没有相当的轻功反倒是奇怪了。只是这女子的轻功未免太了得了。

沈碧云虽不是以轻功著称于江湖,但是堂堂一庄之主,跟上这个小婢竟然还有几分吃力,这倒是不寻常了。

沈碧云表面上却并不声张,眉目含笑,轻摇纸扇一派从容,俊逸的容貌使得他温润如玉,透着书生的儒雅气质,令人心生出好感。

小婢女被沈碧云的笑容以及那一双桃花眼盯着看,顿时红了红脸,露出了女子的娇羞之态。不过,她很快就收拢了心神,不敢做出违反宫规的事情,就是连想都断然不敢,苗头是一定要掐灭的。

小婢女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何况眼前这位沈庄主可不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般纯良。有谁能想到,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凌剑山庄的庄主,这个儒雅书生一般的人物竟然是朝廷的爪牙,这次竟然还以景王爷使者的身份来神雪宫。

小婢女微微含笑,一派乖巧可人的模样说道:沈庄主,前面是水帘,山石藓滑,务必当心。

沈碧云:多谢姑娘,沈某必当小心。

沈碧云抬头望去,竟见临渊一线天的山峰飞檐险峻,又有一泓清逸的瀑布临卦而下,水色银珠如丝如雾,轻音随响恍如天籁,好一派人间仙境。再远眺,越过瀑布便是桃林美景,粉色花枝簇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恍入了桃园画卷。

沈碧云眉宇之间满是对美景的赞赏,对神雪宫上官宫主更是钦佩之极。竟能在如此天险天巧之地建成神雪宫,真不知是怎样的一个奇人。可惜古人已逝,无缘一见,那便是见后世之人也能解遗憾。

神雪宫,之所以是神雪宫,是因其在山顶雪峰之间。但谁能想到在这山峰雪顶,还有这样一个人间仙境。难怪江湖上的闲人费心竭力也不能在这山峰之中找到神雪宫的踪影。这次如果不是有王爷的地图指引,只怕沈碧云他也只能无功而返了。

沈碧云衣不沾湿,以俊秀的轻功越过了水帘。脚尖刚一落地,就听到桃园深深之处传来悠扬清逸的琴声,婉转、流畅、huáng莺出谷,rǔ燕归巢桃园、瀑布,水色山光,恍如仙域。

刹那间芳华无限从眼前掠过,沈碧云沉浸在其中,凝神静听了起来。

清丽?冷艳?淡然?沈碧云摇了摇头,露出苦思的模样,不知这弹琴的佳人是何人?

小婢女一听,忙捂嘴轻笑,笑得肩膀微微抖动,自然之中不带丝毫的做作,令人愉悦,沈碧云被她的笑意感染,也跟着笑了一笑,眼睛里透着迷惑不解。

就听小婢女说道:沈庄主一会儿可千万不可用佳人、绝色之类的词来形容我家主人。

沈碧云故意惊讶道:这是为何?上官宫主不喜人夸赞?哪有女人不喜欢人家夸奖的?这倒是奇怪了,这上官宫主的的确确是女子啊,虽然貌似年岁已过二八之华。

是上官宫主不错,不过是上官小宫主。这是我家小主人,他每日这个时辰都要到在桃园抚琴的。

原来是少宫主。沈碧云道,听说上官宫主有个亲侄儿,是当年上官家灭门血案时,上官如玉拼死救出来的。

随着小婢经过这入谷的必经之路,临水有个竹亭,轻纱飘逸,淡淡花香送拂,于亭中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

人看不清,却看清了一双手,这是一双指骨修长、玉凝光洁的手,皮肤比新雪更白皙,在一线天的光晕之下,指尖几乎半透明,透着美玉一般莹润的光泽。光是看到这一双手,沈碧云就明白此人弹出来的要不是仙乐反倒是奇了。

这也是一双擅使剑的手,修长、有力,完美之极。与此手中舞出来的剑,必然气势如虹,俊逸出尘。

此时,一阵轻风拂过,花香馥郁,轻纱薄幔撩起,只见竹亭中的人白衣胜雪,一袭青丝水泻而下,玉面冷颜,一双寒星似的眸子晕染着琥珀的色彩,水色流光之间,风华绝代

仅仅是一眼就令人呼吸一窒,组织不出任何的语言。

这瞬间,沈碧云才明白过来,小婢女为什么不许他用那些词汇。一个男人竟然能漂亮到这种地步!且并非雄雌莫测,清隽容颜英气肃发,寒眉星目是男子无疑,可是这容貌比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沈庄主,沈庄主。小婢女捂嘴轻笑,眼睛里闪过一丝了然,俨然是果真如此之意。

沈碧云面色微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小婢女掩口,小声提点:沈庄主小心,少宫主不喜欢

毋须言尽,沈碧云已然明了,顿时收整了面容,恢复了清风淡笑的儒雅之姿。

亭中的上官流懿冰冷如潭的眼睛扫了过来,沈碧云只觉得身子微微一僵,被这冷漠而高贵的神色看得彻骨冰寒,仿佛置身于寒潭之中。

沈碧云面色淡然悠远,礼貌的笑了一笑,抬手对着亭中的人一鞠,俨然风轻云淡,有着一股子青松木白遗世之风。心中却微微一紧,暗道:好凛冽的眼神!

上官流懿嘴角一勾,冷冷淡淡地点了一下头,随即收回视线,优雅闲适,旁若无人。

沈碧云与之别过,走出去半盏茶的功夫才发现手心已经被汗迹湿润了。

神雪宫的上官如玉人如其名,颜色如玉,风姿卓卓,周身气韵凛然。冷艳倾城的容貌下掩不住的冷酷与冰寒。她竟比上官流懿气势上更甚几分。女子如此,巾帼不让须眉!

沈碧云表面上风轻云淡,身姿却笔挺如剑,带出了几分肃杀凛然,堪堪与神雪宫宫主的气场相抵消。

沈庄主远来是客,请上座。上官如玉微微一笑,依旧保持着冷艳美人的风范。

沈碧云这次来代表了王爷,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让上官如玉对之客气了几分。

沈碧云无愧于青年才俊,言谈举止之间大气非常,俨然已有着一派山庄庄主的气概,这倒让上官如玉多了几分赞许。尤其是他的功力,是年轻一辈中的翘翘者,不,只怕是在江湖武林之中也算翘楚之辈。

别院之中,溪垂海棠小蕾绚丝,杨柳为依。

一众罗裙挽袖的侍女正在清扫深深庭院,忽然一阵清风拂扫而来,扬起了尘土,繁花飞絮,漫天翠碧。一声声女子的轻呼响起,待看清,原来是冷着脸的少宫主如风一般掠了进来。

看着地上红花、绿叶铺了一地,一大早的辛苦全白费了,侍女不依了,一个衣着花色不同的女子噌怪道:小宫主!

上官流懿长衣及地,青丝水泻而下,一张脸微红,似是娇噌。他皱着眉扫了她一眼,神色冷然。

那侍女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子微僵,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上官流懿见她没话可讲,拂袖一扫便要离开。一转眼,一袭白衣雪衫已经倚着窗前的chuáng榻,慵懒的一倒。长衣零散,青丝寥落铺了一chuáng,一双手臂支着头,白皙如玉。霎时间,没有人敢抬头再看。

小宫主生气了?一个侍女小声的问道。

嘘,别叫小宫主,小宫主要恼的,呃少宫主。

听说王爷那里来人了,小宫主不喜欢和朝廷的人打jiāo道。一语点出了上官流懿心中所愁。耳力极好的上官流懿顿时眉头微蹙。

姓龙的我杀不了吗?龙云寨的人有那么厉害?姑姑不信我?

上官流懿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使得他琥珀色的眼眸更加如水色流光,清丽夺魄。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开坑,欢迎撒花~~~~(*^__^*)嘻嘻

冰烤糊后又回来喽~~~~~

2

2、第二章...

叮、叮、叮

到寅时,钟漏的积水满了,水钟发出叮叮的声响。寂静的石室之中只能听到水钟发出清悦的声响,显得寂寞而森冷。

石室建以居室的格局,耳房、卧房、起居室为卧房的石室里,一泓深潭几近深不见底,千年寒玉浮在潭水水面,袅袅寒烟弥散开来,寒入骨髓。

此时此刻寒气的中心,千年寒玉之上正伏着一个人,一袭青丝如水泻流光铺在寒冰chuáng之上,如玉雕琢的身子不着一缕,在白色的寒烟之中,有着几近透明的肤色,仿佛凝水生玉,冰肌雪肤。

烟气弥散,隐隐约约勾勒出如弱柳扶风一般娇弱无骨的身躯。瓷白的背脊上隐约有凤凰的图纹,凤凰的纹路遍及了半个背脊,凤尾羽翎沿着背脊缓缓而下,隐约于股缝之间寒冰chuáng上的人儿听到钟鸣之后微微醒来,身子似有还无地轻颤了一下,霎时,那凤凰的图纹仿佛振翼,纤羽微动栩栩如生。

寒冰chuáng上的男人伸出纤细的手臂从烟雾之中穿过,在岸边摸索着,他还没有完全醒来,迷迷糊糊地寻找着什么,如玉的肤色在从岩顶透下的光晕之中显得格外的柔和。

嗯chuáng上的人儿微眯着眼睛,慵懒无骨地呻-吟了一声,找不到要找的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