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翻身守则(快穿)完结 最新章节

[穿越重生]《咸鱼翻身守则(快穿)》作者:三江月【完结】

文案

母胎单身25年的林思树失业了,大年三十被亲戚强行灌鸡汤+催婚,林思树表示:我还是先做一条咸鱼吧!

一觉醒来,林咸鱼思树穿越了,还她妹的绑定了个咸鱼翻身系统。

世界1:穿成了不孕不育的皇帝?(完成)

林思树:全国都知道朕不孕不育?

世界2:夫君入宫当太监了我怎么办?(完成)

系统:看开点,虽然他当了太监,至少也算公务员。

世界3:我是个光吃不胖、还能靠吃挣很多钱的大胃王,但我不想再吃啦!(完成)

贫穷的减肥少女:你站住!柠檬精.jpg

内容标签:系统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思树┃配角:┃其它:

第1章先当几天咸鱼吧

春节假期一开始,整个城市就肉眼可见的空旷起来了。这份寒冷和萧索倒是和林思树前途未卜的心境相映成趣。

大年三十,家家户户该是欢聚在一起过团圆年。本该是热闹欢庆的日子,林思树却恨不得逃走,恨不得变成透明的,就这样消失掉算了。

她今年二十五岁,去年研究生毕业,学金融的,一毕业就入职本市一家知名券商,本该有大好的前程。

那份工作钱多、事多、离家远,常常加班到凌晨,这也是金融街所有工作的共同特点。刚入职那会儿,林思树经常要大半夜顶着黑眼圈在灯火通明的办公室复核报表,她也跟同期的妹子们一起抱怨过:咱们金融女民工呀,真是用最贵的眼霜,熬最晚的夜讽刺的是,现在好了,她们不用加班了,也没机会抱怨了,因为她们集体失业了。

今年经济形势不好,金融行业自然首当其冲受到波及。林思树她们部门一下子被裁了一半,她也没能幸免。

还她妹的是在大年三十告诉你你被解雇了。真是过年惊喜大礼包呢,呵呵呵呵,惨,不忍回想的惨。

唉,万恶的资本家!用得着你的时候给你画饼,天天给你洗脑公司是个相亲相爱大家庭;用不着你的时候就他妈的假惺惺地装出一副我们也很遗憾的样子,给你几个月工资当补偿,就一脚把你踹开了。

林思树两手抱着箱子,那里头装着她放在公司的所有私人物品。俩手都没空着,她连紧一紧衣服的余力也没有,她就那么由着风嗖嗖地往脖领子里灌,机械地往前挪步,脑子里琢磨着一会儿回家怎么交待。

西北风嗖嗖地正对着人刮,还夹带着几片干枯变形的黄叶朝人的脸上扑,就这样,她还是慢慢腾腾地磨蹭着毕竟,在外头吹风只是遭受物理攻击,一会儿回家吃年夜饭可就不知道要遭受怎样的心灵伤害了,光是想想都令人窒息了。

寒风中,林思树咬了咬牙,逼迫自己生出几分视死如归的勇气。

***

一年逛两次海澜之家,每次都有新惊喜;每年和亲戚吃一次团圆饭,每次都能给你添堵、让你受气。

是啊,自打她大学毕业那一年开始,每年的团圆饭都让人如坐针毡。不过今年更是从hard模式直升地狱模式,毕竟以前她只有没男朋友没结婚这一宗罪,今年更是罪加一等,连饭碗都丢了。

家宴的菜色是极为丰盛的。林思树的妈妈和伯母一起准备了一大桌子好菜,什么松鼠桂鱼、梅菜扣肉、红烧小排,什么藕夹、春卷、珍珠丸子,每一道都是色香味俱全。

但是林思树却没什么胃口。

她低眉顺眼地坐在餐桌旁扮乖巧,也不起身夹菜,只是小口小口地合着碗里热乎乎的枸杞鸡汤,努力地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刚才在外头吹风受冻,现在身体一点点地回暖,真的是一件挺舒服的事儿。

妈妈熬的热鸡汤真好喝啊。但是对于年轻的朋友们而言,年夜饭的重点可不是真鸡汤,而是长辈们七嘴八舌的心灵鸡汤

继大堂姐被催考公务员、堂哥堂嫂被催生二胎之后,战火终于烧到了林思树身上就跟高中生做物理卷子似的,最难的题总留在最后一道,长辈们总是很有默契地把最难搞的留在压轴集体开火。

但是跟高中生做物理卷子有时会放弃压轴题不同,长辈们的心灵鸡汤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问题少年,相反,你越反抗、越难搞,他们才越挫越勇。

小树啊,你怎么加完班还把箱子给抱回来了?你妈说你不干了?你和别人可不一样,别人失业了那还可以去读研究生去,你可是研究生都毕业了,失业了可咋办呢,总不能再去读个博士吧?我瞅着你这研究生就不该读,耽误了找对象不说,读出来才工作了一年就失业了,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大伯母挑了挑眉,表情生动,把抬头纹挤得更明显了。

坐在大伯母身边的大堂姐同情地冲林思树耸了耸肩,给大伯母杯子里添了点百香果蜂蜜茶,劝道:妈,小树心情不好,您就别哪壶不开提那壶了。

林思树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硬挤了个微笑,强装乐观地说:唉,谢谢伯母关系。今年行情不好,我被裁了。年后再找工作吧。

妈妈怕她心里难受,一边轻轻摩挲着林思树的后背以示安慰,一边笑呵呵地劝大家吃菜:哎,大家多吃点肉,别剩下。大嫂,咱就别操心孩子们的事儿啦,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打算呢!

你这话倒不假,小树打小就是咱们这几个孩子里读书最好的,看着也像是个有主意的。二伯母一脸严肃,眼里却闪着精光,反倒是我们家那个,从小读书就不如小树,没想到现在工作最稳定,嫁得也最好。真是人各有命,孩子们还小,福气都在后头呢。

说罢,二伯母拢了拢头发,把她晶莹圆润的珍珠耳钉露出来,美滋滋地对林思树说:你二堂姐和你堂姐夫这不是去塞班岛过年了吗,说是不能陪我们过年得赔罪,给我买了这对耳钉,给你二伯买了一块表,那表可值钱,得好几万呢!说着拽住她老公的手,硬是要给大家显摆二伯手上的名表。

大家的脸色都千变万化的,有点尴尬,好玩得很。

林思树呵呵一笑,心想:二堂姐勾搭有妇之夫,小三上位成功的事全家谁不知道。我那二堂姐夫只比二伯小五岁,论年纪都够给我二堂姐当爸的了。也就您还把这桩婚事当个美谈,没看突然被cue的二伯脸都黑了。

小树啊,你趁着失业这段时间,多出去相相亲吧,工作累死累活的有什么好,女孩子早点嫁人才能让你爸妈放心。说这话的是大伯母。

小树啊,你可千万别动读博的念头啊,你都25了,我可听说博士不好毕业的,你读完博士不得三十多了。那三十多的女人要是还没结婚,别人怎么看你?怎么看咱们林家?说这话的是二伯。

林思树也很想像网上那样,回怼某些长辈,请他们看看自己过得究竟是怎样的人生。

自己婚姻幸福不幸福心里没数吗,自己或许都是家暴和出轨的受害者,这样的女性到底是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催晚辈赶紧结婚?是真的关心晚辈,还是因为自己已经在火坑里了,见不得年轻人舒心自在?

明明自家倒霉孩子让人操不完的心,为什么非得逼着年轻人在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就生孩子?是因为真的担心年轻人不生孩子以后晚景凄凉,还是就是闲的,不管别人的子宫心里不痛快?

可她不能回怼。没错,有些长辈完全是出于关心,可有些亲戚似乎是气人有笑人无,似乎有人很得意自己能用三言两语就给年轻人添堵,让年轻人过不好年。但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长辈们可以说任何让晚辈颜面扫地、伤人自尊的话,但晚辈不能反击,否则就得被扣上没大没小、不懂礼貌的大帽子。

林母单且失业思树深知自己不能反击,但干坐在这儿她已经被各路明枪暗箭打成筛子了。索性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咯。

她深深地看一眼默默喝酒的爸爸,摆了摆手,婉拒了妈妈给她夹的珍珠丸子:妈,我吃饱了,您吃,我有点累了,回屋躺会儿,说罢站起身来,略带歉意地给长辈们示意,然后转身离席,把虚情假意的关心和抱怨全部关在了门外。

外头杯盘交错,林思树知道,她离席后关于她的讨论不会立刻停止。

她甚至能猜到她们会说什么,说她小时候如何如何优秀,现在怎么就成了个失业的咸鱼,怎么就不听话这么大了还不赶紧凑活凑活相亲嫁了,甚至可能说她怎么不听人劝大过年的还甩脸色提前离席别人怎么说她她其实并不怎么往心里去,毕竟又不会少块儿肉,只是他的爸妈还在外头,还在替她经受那些抱怨和责问,这让林思树鼻头一酸,眼泪不争气地就给涌了上来。

她闭了闭眼阻止眼泪落下,深呼吸平复了心绪,给好朋友齐月拨了电话。

齐月和林思树是发小,俩人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好得能穿一条裤子,她妈有一阵子不知道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电视剧,还小心翼翼地问过她和齐月是不是那种关系,足见俩人亲密到什么程度。

电话拨通没几秒呢,那边就接起来了。

哎呦我去,小树树,咱俩真跟有心电感应似的哈。怎么着,大过年的不陪家人吃饭,跟我打什么电话?小心你妈真把我当你对象了哈,齐月那家伙元气满满地开着玩笑。

心里烦,今天被沙雕上司解雇了,吃个年夜饭又被催婚,难受。

去年研究生毕业时她还信心满满,那时金融业一片繁荣,她深深地觉得自己选对了行业,仿佛奋斗个十年就抵得上其他行业的人苦哈哈工作一辈子了。可是潮水褪去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