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南山见,瑟瑟木槿开完结 最新章节

[仙侠魔幻]《幽幽南山见,瑟瑟木槿开》作者:深巷醉素尘【完结】

文案

惊鸿一瞥,他一见倾心。

因缘际会,终得两情相悦。

他说生生世世定不负你,她说不计结果只求真心,他许她一场盛大的婚礼,却成为一切的断点。

前事尽忘,是重新来过的机会,还是错误的新起点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宫廷侯爵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瑾墨、梓熙┃配角:浩矢、夜魅、桃翁、绫织┃其它:命运

第一卷

第1章初醒

魔族王宫,梓晨殿内,梓熙拄着下巴坐在窗边,身着一袭轻纱白衣的她如同身在烟中雾里,漆黑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间,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着光,一双眼睛明眸善睐,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窗外,眨眼间,睫毛如同蝶翼,远远望去,如花般娇美,如画般沉静。

远处一伙魔族人在不停地吵闹,吵得她心中烦闷,可是不知为何,她却不能移开目光,是不是那些人又和瑾墨起了争执?她朱唇轻启,声音温柔动听,殿内的宫婢匆忙走过来跪了一地,回娘娘,奴婢们不知。不知什么?不知外面的情况,还是不知我的情况?她看似在和宫婢们说话,又好像自言自语,跪了一地的宫婢们,头几乎要低在地上,她叹了口气,你们为什么这么怕我?她不解的看着伏在地上的宫婢们。这是梓熙醒来的第七天,醒来后的她失去了过往的一切记忆,而她周围的人好像也同她一般,对过去的事情一问三不知。

又惹娘娘生气,都去领罚。白瑾墨走了进来,他如墨般的长发散落在白衣上,只用一条印花白绸带把前面的头发微微束起,周身散发着清冷的气质,深刻立体的五官如同利刀雕刻而成,薄薄的嘴唇轻抿着,眼眸深邃,里面好像装着漫天星辰。

梓熙看着渐渐走近的白瑾墨,七天前她醒来时,就是他守在她身边,告诉她,她叫梓熙,是魔族的王后,他的妻子,而她之所以会昏迷数月又失去记忆,是因为魔族叛徒发动宫变,她在宫变中受了重伤。

白瑾墨走近梓熙蹲在她面前,他伸出手想触摸梓熙的脸颊,但是看见了梓熙眼神中的闪躲,随即放下了悬在半空中的手,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爱妻今日可好些了?梓熙微微皱眉,她不习惯被他这样称呼,自己亦不习惯称呼他为夫君,所以只叫他瑾墨。

梓熙没有回答,只是略点点头,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喧闹的众人。白瑾墨眼神中闪过难过和失落,但他很快就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起身坐在梓熙对面,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白瑾墨想起从前他们在凡间听戏时,她也是这样看着下面说书的人,自己也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想起过往的他嘴角微微扬起,整个人也显得柔和了些。

你还有事情要处理吧,你去忙吧,不必担心我。梓熙感觉到白瑾墨一直看着自己,只觉得十分不习惯,开口说道,白瑾墨看了看窗外仍在吵闹的众人,好吧,那晚上我过来陪爱妻用膳。他的语气满是试探,明明是肯定句,却紧张又小心的看着梓熙的反应,期待着她的回应,梓熙又点了点头,没有看他,好。白瑾墨却十分开心,吩咐宫婢好好照顾梓熙后,才离开梓晨殿。

白瑾墨离开后,梓熙遣散了宫人,宫婢们见王后娘娘不需要她们服侍在侧,自然乐得自在,在她们眼中,娘娘倒不可怕,恬静温柔、端庄贤淑,只是王上冷酷无情,总是斥责她们没有服侍好娘娘。偌大的梓晨殿里只剩梓熙一个人,桌上的茶缓缓的冒着白烟,散发着淡淡的茶香,过了一会,梓熙感到困倦,便上床休息了。

白瑾墨匆匆回到坤仑殿,吩咐他的近身护卫、王宫禁卫军统领颜回召来墨阳将军、浩矢将军、桃翁和元婴谋相等魔族众臣。

沐渎还是不肯出任魔族大将军一职吗?白瑾墨看了一遍眼前的人,问道。

哼!把人家软禁了数月,刚解了禁足就让人家为你卖命!说这话的是墨阳将军,他身披铠甲,高大魁梧,一条大鼻子安在他标准的国字脸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白瑾墨,嘴角不屑的撇着,虽然丝丝白发藏在发间,皱纹也爬到了脸上,但他依旧那样意气风发、倔强不屈。

白瑾墨如同没听到一样,细细品着杯中的茶。

回禀王上,老臣会再去看看。桃翁拱起手说道,他身穿广袖布衣,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束起,堆满皱纹的脸颊只衬得他和蔼可亲,慈祥仁爱。

梓熙的身体,还要多加劳烦桃翁。白瑾墨对他很是客气。

老臣自当尽力。

白瑾墨对他点点头,继而说道:浩矢,你的军队训练的怎么样了?

浩矢向前一步,浩矢虽和墨阳同为将军,年岁也差不多,但他长相斯文,与墨阳的不怒自威形成反差。浩矢恭敬的向白瑾墨行礼,臣已按照天族天兵的薄弱所在,改换了训练方法。

白瑾墨点点头,你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修为尽失还在军营劳心劳力,可吃得消?

王上不必忧心,墨阳将军已助臣觅得新法,臣正在重新修炼。

不用你在这替我邀功!墨阳粗声粗气的说道。

浩矢笑了笑,墨阳将军为魔族所做的一切王上都看在眼里,不必臣多说。

元婴谋相继续说道,启禀王上,魔窟那边的人最近又起了争执,连续多日聚集在宫门外闹事。元婴是魔族的谋相,他素来不过问闲事,只专心为魔族出谋划策。

嗯,我知道。白瑾墨想起了坐在窗边的梓熙,不知道那些人有没有打扰到她。

臣以为,许是娘娘醒来的消息传了出去,所以他们才会这般暴躁元婴犹豫着说。白瑾墨微微挑眉,其实他们这么闹也是想见见娘娘,不如让娘娘和他们见一面。

不行。

他们不过是担心她,见一面又何妨?墨阳反驳道。

我说了,不行。白瑾墨态度坚决,元婴,你尽力安抚,若是安抚不了,就只能采取强制措施了。白瑾墨的语气波澜不惊。

他们已经经历过一次屠杀了,你还要让他们经历第二次吗?墨阳怒发冲冠,拍着白瑾墨的桌子质问他。

白瑾墨看着外面的天色渐渐变暗,就要到晚膳时间了,他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缓缓开口道,墨阳将军,请自重。都退下吧!自顾自离开了坤仑殿,快步向梓晨殿走去。

众臣见白瑾墨离开了,也只好各自退下。

墨阳将军请留步。桃翁拦下了依旧怒气冲冲的墨阳。

桃翁?可有事?墨阳对桃翁的态度还算恭敬,

我正要去看望沐渎,可要随我同去?

墨阳想了想,好吧!

两人一同到了沐渎禁足的醉月堂,眼前的人,头发胡乱的束在脑后,脸上的胡茬也没有剃干净,衣服散乱的穿在身上,浓密的眉毛叛逆的向上扬起,狭长的眼睛露出凶光。

沐渎公子,您受苦了!墨阳看见沐渎,颤抖着抓住他的手,

墨阳将军,我无妨,只是熙儿,她醒来了,是吗?

墨阳沉默着重重的点了点头。

小殿下恢复的很好,你们不必担心。桃翁缓缓开口。

桃翁,我能见见她吗?沐渎看着桃翁,眼神中满是期待。

呵,他在那,谁都见不到她。墨阳的声音很粗,语调里全是不满。

墨阳,你也别这么说,他也是为了小殿下。沐渎,你当真仍不愿意就任魔族大将军一职吗?我知道,你不愿意认他为王,但是为了护住小殿下,护住魔族万千子民,这是我们不得不做出的牺牲啊!桃翁语重心长的说道。

桃翁,你真的相信那件事情与他无关吗?墨阳严肃起来。

相信。墨阳不再说话,桃翁看向沐渎,继续说道,沐渎公子,老臣只说这么多,最后的决定由你来做吧!

沐渎目送墨阳和桃翁离开,熙儿他呢喃道。

白瑾墨走进梓晨殿,殿内空荡荡的,他轻轻走近梓熙寝殿,梓熙还在睡着,屋内的炉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熄灭,桌上的茶水也凉透了,他勃然大怒,关上梓熙寝殿的门来到外面,颜回,把殿里所有宫人带过来。他吩咐道,白皙的脸庞因为发怒微微泛红。不一会,一群宫婢颤颤巍巍的走进来,发着抖跪在白瑾墨面前,你们是怎么照顾娘娘的?宫婢们都低着头不敢回话,颜回,把这些人发落边境,永不得入王城。王上开恩啊!奴婢们再也不敢了。

梓熙被外面的声响吵醒,便出去查看,娘娘,奴婢们知错了,求您和王上求求情,宽恕奴婢们吧!梓熙看着跪了一地的宫婢,有的还抹着眼泪抽泣着,心中明白了几分,转身看向白瑾墨,瑾墨,是我不许她们进来的。白瑾墨看着穿着单衣的梓熙,连忙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披在梓熙身上,刚睡醒怎么能穿这么单薄就出来呢?扶着她回了寝殿,她们就是欺负爱妻脾气好,爱妻不要为她们担心,我会把她们打发出宫,不会罚她们去边境了。白瑾墨扶梓熙在凳子上坐下,吩咐颜回传饭。

其实我吃不了这么多的。梓熙看着摆满了一整桌的饭菜微微皱眉。

爱妻才刚苏醒,身体虚弱,多吃些才好。白瑾墨为梓熙盛了一碗参汤。梓熙拿起勺子喝了两口,又放下了,可是不喜欢?

梓熙摇摇头,说,不是,只是喝不下了,怕是要浪费了。

无妨。白瑾墨说着把汤拿到自己面前,爱妻每样都尽量吃些就好,剩下的有我呢。梓熙仔细看着白瑾墨,他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关切和爱护,只是自己却不能回应他,梓熙轻叹着低下头,白瑾墨握住她的手,怎么了?不舒服吗?

梓熙慢慢抽回手,瑾墨。

嗯?

我们是夫妻?

嗯,我们是夫妻,怎么了?他小心的问道。

那我们已经做了多久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