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梅不止渴II完结 最新章节

[现代情感]《望梅不止渴II》作者:一口奶huáng包【完结】

文案:

人性的弱点,从来都是伺机而动。(ColsonWhitehead)

李渃水死后,濑名市又蒙上一层灰暗yīn影。

崔微微也从助教成为了濑名大学心理系讲师。

但大悲教仍未结束。

此时,D-DEATH已潜伏在濑名市。

伺机而动。

这是一本作者不知道写成什么的故事。(作者已放飞自我)

Tag:嘴pào心理学女青年暗搓搓搞事男青年属性不明留学生

再Tag:致郁向|不适多看|作者放飞自我|看完不要怀疑人生

魔幻现实暗黑玛丽苏向-主线与现实无关-部分案件或有原型(8.19号后每晚九点更新)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恋爱合约天之骄子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崔微微┃配角:操阶,Death,宋重阳,林珺珺,谈璟,冯洛琛,冯樱樱,崔致远┃其它:抑郁症,人渣,致郁

==================

第1章初雪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请注意!!!第二部与第一部人设略有变动!!!

重要提示:这部以女主视角为主,故事为主,言情为辅。各个人物性格略有调整,内容略yīn郁,不建议多看。这本不是纯言情虽然我也没写过纯言情的,算是自己思考居多。内容涉及到抑郁症、jīng神分裂等不适因素,感觉不愉快可以不看,每部男主除了都是操玠外,男二都是会变的。大概这故事我能写个七八年。因为要写出时代感哈哈哈哈哈我知道我很作,所以不要打我啦。

如果准备好了,就可以看啦。

不要把案件对号入座即使有眼熟的案件,不然我很方。

《望梅不止渴》系列,应当都是故事为主,言情为辅助的。故事也多是我过去听说的,现在听说的综合一起的。文字是有力量的,我虽然把这本定义为抑郁向,但我希望别人能从我的文字里看到希望,毕竟人多少都会遇到绝境,都会遭遇苦难。【我知道自己很奇葩

我希望,处于或即将处于痛苦中的人,能继续生活下去。

这,就是我写《望梅不止渴》系列文的初衷。

大悲教也多是一种痛苦的映she,虽然文笔不足,但还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传导这种思想。

若是见识浅薄,还请指点哈~

=(?`*)))扑街就扑街啦。反正也不是没扑过23333333

欢迎对剧情和角色讨论~主线还是男女主与大悲教的抗争hhhhhh

这部大悲教的人会出现哒~老师的身份~会慢慢解开的~

这卷主要是揭露W与D-Death的深仇大恨。以及女主对社会现实的思考。

接下来,陆续会有律师、记者、主播等社会身份的角色出现。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会凉凉的~所以还是想写~谢谢ww

提前给你们打个招呼~万一男主出现次数少~别打我~

濑名市,有雨。

此是初夏,雾蒙蒙的天气将濑名市笼罩在一片yīn沉之中。晚幕落下,路灯微弱的灯光指引人们往回走。从天桥放眼望去,jiāo错的红绿灯时亮时暗,拥挤的人群行色匆匆。

如此寒冷而糟糕的天气,让天桥上的每个人都想尽快回家。各色伞面相互碰撞间,也显示行人的着急。便是在如此大雨下,有位身穿水手服的女学生,却没有撑伞。

她约莫十七,身上蓝白相间的水手服早已淋湿,手里拎着的书包似乎刚刚被人扯破。十七的年纪,该是充满青chūn活力的,可在这位女学生脸上,能看到的情绪只有麻木漠然。散肩的头发粘着很多不知名的液体,就连衣裙上,也都是。

仿佛,对任何事物,对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趣。

女学生晦气的气场,让所有与她擦肩而过的行人纷纷躲避。许是这么个原因,在如此拥挤的天桥下,女学生竟自己走出了一条路,没人敢阻拦她。

女学生一路走来,注意到她的,只有被妈妈抱在肩上的小男孩。小男孩趴在妈妈的怀里,一手拿着棒棒糖,一边好奇的看着女学生的动作,并问道:妈咪,那姐姐好像不开心。

男孩这么一说,抱着男孩的女人回头望了一眼。也只是望了一眼。宝儿,我们回家。

可那个姐姐小男孩注视着女学生。

女人敷衍答道。人家也要回家啊。

回家?小男孩看向女学生脱下鞋子,又放下书包。可妈咪呀,宝儿都是回到家才脱鞋放下书包的,怎么这位姐姐就在天桥上脱鞋呢?难道天桥就是姐姐的家吗。

脱什么女人下意识的回道,然后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得,她脚步顿下。鞋

小男孩始终关注女学生的动向,他瞧到女学生又有动作,便又忙道:妈咪,妈咪,那个姐姐把书包扔了,还爬上了栏杆

女人一听,立马转过身来。在她转身之际,方才爬上天桥围栏上的女学生也朝她这里看来。女学生见到女人,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那笑,格外温柔又格外绝望。

然后,女学生便在女人的注视下,纵身一跃。

便再也不见。

女人呆愣许久,直到天桥下传来急促的刹车声,以及尖叫声啊!

小男孩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努力挪动身子,再看向天桥时,却没发现女学生的身影。他很是奇怪,便问女人。妈咪,妈咪,刚刚那个姐姐呢?

男孩的话没说完,方才还行色匆匆的行人听到桥下动静后,立马趴在围栏往下看。

卧槽真的假的,竟然真的跳桥自杀了

这不是濑名高中的学生吗?怎么回事赶紧拍照,真是可怜啊。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唉,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女儿,她父母该怎么想啊。

你看这死得好惨啊,这代学生心理素质太差了,能有什么事就不想活了啊。

周围人乱七八糟的议论,却没人提出报警或者救护车。女人气极,她从包里找出一段围巾,蒙住男孩的眼睛。小宝,妈咪和你捉迷藏,我不让你睁开眼,不许睁眼哦。

小男孩笑开了花。好呀好呀,小宝会听话的。

听此,女人便抱着小男孩就跑下天桥,等她到了天桥下,桥下的人也和桥上的人一样,有议论有猜测,但就是没人打电话报警,反倒是拿出手机对跳桥的女学生拍照,并加以评论。

女人用力拨开围观的人群,把小男孩放在地上,便朝那些人喊道:你们还不叫救护车!

说着,她连忙跑到女学生坠落的地方,她见女学生还有一丝气息,便要作势给女学生做紧急治疗。女学生不能动,却能看到女人对她的努力,她艰难的摇头,而后望着天。

我她嘴角有血,却淡着笑。好像看到天使了。

说完,女学生便睁着眼,一动不动了。

女人伸手触到学生鼻息间,确认已死亡后便替女学生合了眼。等她再站起来时,她望着围观的人群,心里没由来的气愤,却无能为力。她探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大姐大,您又怎么了?我都说了今天有相亲啊手机那头传来碎碎叨叨的声音。

谈璟。女人喊出电话那头男人的名字。市中心五里庵,地铁C口附近的天桥

我又不是去那相亲。

有个女学生跳天桥自杀了。

谈璟略沉默,接着,他认真道:你先出警,我等会就到。

还有一件事。静姐看着自杀的女学生惨状,问道:你能让崔微微也过来一趟吗?

她?这事与崔微微有何关系。

我静姐努力吸口气,道。怕是要有心理yīn影了。

谈璟听此,便道:我现在正好在濑名大学,这就把她带过去。

嗯。静姐嗯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接着,她朝围观的人群道:我是网络犯罪应对科的刘静,请各位后退,不要破坏现场。

听是警察,围观的人群稍稍后退,可无数个手机摄像头还是对着死亡的女学生。刘静见此,便脱下自己穿着的厚实大衣,给女学生盖好。

之后,天空忽然下起了bào雨。

濑名市的天到底太yīn沉了些。

崔微微接到谈璟的电话时,正好是下午第三节课的结束。她收完课本资料,便在学生还未走完就先离开。离开时,正好遇到找她来约饭的林珺珺。

你这么火急火燎的去gān吗?林珺珺不知道谈璟找她的事,所以说的很是揶揄。怕不是那个谁,就是那个谁找你出去约会?她嘴里的那个谁是操玠。

不是他。崔微微好久没见到他,怎会出去约会。谈璟找我有点事。

咦哟哟。林珺珺半是玩笑道:怎么他老是找你,是不是对你有心思?接着她又嫌弃。可谈璟这人,经常不洗澡又脏兮兮的,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和他搞婚外情。

林珺珺一向这么脑dòng大开,崔微微只得道:放心好了,我的眼光不会那么低。

她也不知道谈璟找她到底何事,电话里谈璟只说刘静姐需要帮忙,她便去了。林珺珺见她要出去,还是忍不住的八卦道:你今天不去参加jiāo流会了?今天可是有个jiāo流生要来。

池老师和你都在。崔微微道。我去不去无所谓的。更何况,jiāo流生关她什么事。

这话说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林珺珺见好就收,她望着崔微微实在急忙的样子,便不再与她插科打诨。既然谈璟找你,你就去吧,可不能耽误那个狗东西的前程。

崔微微诧异林珺珺对谈璟的称呼。

怎么,你还不走啊?林珺珺催她。

嗯。崔微微抱着课本资料,朝珺珺点头。那我就先走来啦。

去吧去吧。林珺珺挥手让她离开。可别让那个狗东西等急了。还有啊等你完事后,看看能不能赶上jiāo流会,毕竟我听说那个德国来的jiāo流生,长的老帅了

林珺珺的话渐行渐远,崔微微出了教学楼,就往学校西门,也就是谈璟等待的地方走去。他电话里,说的含糊不清,也不知道是什么重要的事。

她正想着,手机铃声又响起,她接过电话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