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与雪完结 最新章节

[侦探推理]《鹭与雪(出书版)》作者:[日]北村薰【完结】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原作名:鷺と雪

译者:吴冬青

出版年:2012-3

页数:217

定价:23.00元

装帧:平装

丛书:99文库别姬小姐系列

内容简介

第141届直木奖获奖作品

充满了时代味的历史推理小说

日常之谜背后隐藏着令人醍醐灌顶般的真相

昭和时期的日本,波云诡谲,如同一团迷雾遮盖着各种真相。

上流贵族家的小姐花村英子和和花村家雇佣的女司机、被英子尊称为别姬小姐的别宫美津子因缘际会之下遭遇了一系列谜团

名门华族家的子爵离奇失踪,却又有人在流浪汉聚集之地浅草发现了他的身影;老字号点心店鹤之丸家的小少爷夙夜游荡在上野街头,只为寻找口中念着的狮子;贵族小姐千枝子在银座大街拍下的一张照片中发现了未婚夫的身影,然后事实上此时此刻的他却正在千里之外的海上航行着。照片中的男人到底是谁?

花村英子和别姬小姐能否解开谜团找出真相?这重重迷雾掩盖之下的,是人性的善或恶?美或丑?残酷还是温情?

作者简介

除了北村薰,我们再也难读到这么美的推理小说。

打破本格派推理小说的常规模式密室和诡计,毫无血腥之气,温暖读者心灵且漾着优美气息的日常推理大师。

北村薰,一九四九年出生于琦玉县,原名宫本和男,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毕业,同时也是早稻田推研会的成员。一九八九年,以没有杀人事件的本格推理短篇集《空中飞马》入选成为鲇川哲也与十三个谜的第六部作品,一九九一年再以同系列的《夜蝉》获得了第四十四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短篇赏。翌年发表了这个系列的首部长篇作品《秋花》,其他较著名的作品还包括时与人的三部作、《Skip》、《Turn》及《Reset》。二〇〇九年,北村薰以《鹭与雪》获得日本文学最高荣誉直木奖。

北村薰的作品除了像其他新本格那样着重奇幻的谜团以外,对于解谜以外的故事性也非常讲究,不论小说的结构或人物的描写也都极度细腻。

北村薰此前曾六次入围直木奖,平了此前东野圭吾的尴尬纪录,终于凭借《鹭与雪》摆脱东野圭吾路线。对于同一位小说家数度入围直木奖决选却最终落选的怪现象,日本文坛称之为东野路线。

责任编辑:陈旻

特约策划:周洁

封面设计:董红红

出版发行:人民文学出版社

社址:北京市朝内大街166号

邮政编码:100705

网址:http://www.rw.cn.com

印制:山东临沂新华印刷物流集团

经销:全国新华书店等

字数:150千字

开本:890x1240毫米1/32

印张:7

版次:2012年4月北京第1版

印次:2012年4月第1次印刷

书号:978-7-02-008762-4

定价:23.00元

目录

失踪的父亲

狮子与地铁

鹭与雪

失踪的父亲

第一章

这天空像是被谁用一把大刷子蘸着淡墨涂抹过似的。昨天星期六还是晴空万里,可是好天气持续不了两天。黄梅天就是黄梅天的样子,下午又下起雨来了。雨滴在马路上溅起水花。不过,只要钻进马路边宽大的店门,暂且就躲开了这招人嫌的雨。翻舞着淡紫色裙装的下摆,沿着大理石饰面的旋转楼梯,噌噌噌地就来到了二楼书籍卖场。宽大的玻璃窗映照进午后的光线,在这种天气里,光线像是透过糊着白纸的拉窗照进来似的,显得柔弱无力。对于鲜少见得到阳光的书籍来说,或许会喜欢这样的日子也未尝可知。我是让雅吉哥哥带着来银座的想要逛书店的话,大概一般都会去丸善书店【校注:日本著名企业家早矢仕有的于明治二年(1869年)在外国驻日政府机构和商社云集的横滨创办丸屋商社,其后在正式注册商号时改成丸善商社,百余年来,一直以前瞻性的经营理念和独特的运作模式,成为日本一大文化标杆】吧。不过,我近来偏爱的,却是这家去年刚落成的教文馆。宽敞的店堂,高高的天花板。如果是日式建筑的话,那该是名叫鸭居【校注:鸭居(かもい),是用在和室房间出入口及设置门窗的拉门框,设置在上方的框称作鸭居,设置在下方的框称作敷居】的门楣。在那相当于鸭居的横梁部分,挂着几幅镶框的书画。其中一幅画的是一只侧着身子的白色鹦鹉,乍一看就让人感到几分亲切。

落叶松,落叶松我模仿鹦鹉学舌的样子说话。雅吉哥哥有些摸不着头脑地问:什么东西?我指着不久前刚刚出完最后一卷的《白秋全集》的书脊说:这儿。

啊,原来是走过落叶松的树林,切切地凝望落叶松啊。

唷,你知道啊。

那当然,可别小瞧了我这个学士先生。

哥哥竖起一根指头,煞有介事地往上顶了顶帽檐。也许是想说,我可是有学问的。《落叶松》是北原白秋【校注:北原白秋(1885-1942):日本诗人、歌人。本名隆吉】的名诗。

落叶松多寂寞,我与它细私语。诸如此类。诗中同语反复多次出现,形成一种韵律,轻声吟诵,令人恍若漫步林中小道。学校上课讲到诗歌的韵律时,老师背诵了这首诗。记得当时老师还说有一首反复出现NANOHANA(油菜花)一词的诗。的确,NANOHANA一开口就连着几个N,NANINUNENO听起来多柔和,用来表现花瓣确实非常贴切。人们常说一片油菜花,这说明油菜花本来就是丛生的花,而不是孤傲之花。这么想来,NANOHANA(油菜花)一词反复出现也就理所当然了。NANOHANA(油菜花)、NANOHANA(油菜花)、NANOHANA(油菜花),连续的文字化作连绵的花海。

那会不会也是白秋的诗呢我这么猜想,可是我不知道这首诗的题目。而且,艺术出版社出版的《白秋全集》总共有十八卷,而眼前的书架上只摆放着其中的几册。那片灿烂的油菜花掠过眼帘消失了。我转过身,把目光落在了海外写真杂志上。我随手拿起几本,一边认读着上面的洋文,一边翻看风景和人物。

喂,英公,快三点了。要不要去喝茶?你也有点肚子饿了吧?

这倒是个实实在在的建议。可是,怎么说我也是妙龄闺秀呀,在哥哥眼里竟成了英公。而且,这话说得好像我多么能吃似的,真是的。不过,吃人家的嘴软,想想能白吃白喝,就不必柳眉倒竖了。这回是绕着旋转楼梯往下走,来到了地下一层的富士冰点屋。正方形的桌子,摆得整整齐齐,构成有规律的几何图形。插在杯子里的纸巾,雪白雪白的,让人感到非常清洁。倒不是听了哥哥的话产生的心理作用,我确实有些肚子饿了。我点了红茶和奶油面包卷。系着雪白围裙的女侍端了上来。老字号固然有老字号的味道,不过银座这地方,还是这种时尚的店铺比较相称。是吧,哥。

一个大学教授模样的人,一边阅读着在楼上买的外文书,一边慢慢品味着咖啡的醇香。也有带着孩子在喝果汁的。一派星期天下午的热闹景象。

是啊,开张还不到一年呢,就像新婚的娇妻那么新鲜。

嗬,说大话啊连个女朋友都还没有呢。

喂喂,别把人看扁了!我虽不才,却也在为如何回绝一个个凑上来的女孩劳神费心呢。

有这等事吗?我歪着头,自言自语地嘟哝道:一年

一年怎么啦?

明年今日今宵的明月【尾崎红叶《金色夜叉》主人公间贯一的台词】不是啦,我突然想起了报纸上登的《一年以后再相会》的事。

第二章

什么事啊?罗曼史吗?哥哥问。

我摇摇头。那可不是什么甜蜜蜜的事情。

知道东京站吧。我说。

嗯。

那后面就是八重洲桥。听说东京湾退潮时,桥下的外濠护城河就会变浅。

从大海经过大川【隅田川下游部分,流入东京湾】嗯,那里也该是连着的,属于正常情况啊。哥哥说。

说是有个流浪汉,趁着变浅的时候,在河底的烂泥里翻淘,想找到点值钱的东西。淘着淘着,淘到了一个亮锃锃的大块头(KATAMARI)。

大化革新【大块头和大化革新谐音】啊。哥哥打诨道。

我愣了一下,说:

那是镰足(KAMATARI)!无聊!然后,那个流浪汉以为是金子,惊喜啊,想把它挖出来。可是,重得很,一个人还不行。找来在附近的另外两个人帮忙,总算拉了上来。

总不会真的是金子吧。哥哥说。那倒不是,是一大块黄铜说是约摸有三十贯。值钱着呢。哦不过,那种东西怎么会躺在河底的呢?哥哥问道。不知道呀。

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继续说:反正啊,这东西太值钱了点。几个人觉得不可以就这么拿去卖了,借了个拉货的车来,哼唷哼唷地做起了搬运工。

简直像桃太郎的故事啊。哥哥感叹道。

是的,是的。就那感觉,结果搬去警察局。因为不是桃太郎从鬼岛凯旋归来,所以只能做拾到遗失物品处理可是,警察却犯了难。

因为没地方放吗?哥哥问。

不是啦。大件的遗忘物品,又不是没遇到过。那么大小的,根本不在话下。

我替内务省警保局打起了包票。

雅吉哥哥歪着头不解地问: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啊,想做登记却没有拾到者的居住地址。

三个流浪汉又没有固定的住所,只能登记个名字。

啊,原来这么回事。哥哥恍然大悟。

因为没有办法联系,所以呢,三人决定,当时就把下次见面的日期和时间定下来,一年后在吴服桥上碰头。

呵,像听故事似的。

是呀然后呢,再一起前往警察局。那黄铜如果没有失主来认领就会发还给拾到的人,他们打算得了黄铜就拿去卖了钱分掉。

嘿。究竟能卖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