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既往不咎在线阅读

既往不咎

作者:沈富贵

既往不咎完结 最新章节

既往不咎

沈富贵

完结

现代都市耽美

《既往不咎》作者:沈富贵【完结】

文案:

我生来平庸,因为爱你,灵魂才变得有趣。

不太正经的正经简介:王子病作精攻与患得患失坚韧受的那些是是非非非非非非,分分合合合合合合的故事~

非常沙雕的沙雕简介:攻失忆,往日柔情蜜意尽数忘却,受不知,只当他是变了心冷了情,你说虐不虐虐不虐虐不虐?OK,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季冰VS黎子清

PS:过去式与进行时交替更新,可能会有冰火两重天的酸爽体验,入坑需谨慎(严肃脸)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情有独钟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子清、季冰┃配角:李如、白礼生、陆川卜、谢嘉琪┃其它:

==================

第1章进行时

逼近下班时分,窗外阴沉了一整天的天空如同启动了阀门一般,终于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潮湿的水汽裹着周一症候群们倦怠又躁动的情绪,遮天蔽日地席卷了这座城市。

放在电脑旁的手机叮地一声提示有新消息进来,黎子清扭头扫了一眼,看清来信人的名字,这才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拿过手机给对方回了过去。

季冰:今天没开车,过来接我。

黎子清:好。

将手机丢回到办公桌上,黎子清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他瞥了一眼窗外黑压压的天,遏制住内心无根无由的烦躁情绪,从椅子上站起身。

后方位置的同事听到动静,转过椅子面对他,手里拿着一袋曲奇饼干正在拆,笑着问他:改好了?

黎子清摇了摇头:原先的系统程序太老了,已经不具备改的价值。我重新写了一套,赶在下周交付日,基本上可以完成集测。

同事嘴里刚塞进去的饼干啪地掉在地上,四分五裂的饼干渣渣同他脸上此刻震惊无比的表情,配合得天衣无缝相得益彰。

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变成的?他冲到黎子清的电脑前,夺过鼠标转动着滑轮点击切换,两三分钟后目瞪口呆地说:卧槽,系统框架都换了,这玩意你做了多久?

两天。黎子清在同事见鬼的眼神中,从他手里拿过鼠标,一步一步解释给他看:其实并不复杂。这套系统很多业务逻辑都有重叠的地方,把相似的算法逻辑归类封装,简化非必要的复杂度,这样做起来就会很快了。

可是同事难以置信地说:光是梳理好那些业务逻辑,将其进行分门别类,就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的吧?我单单是想着就已经很头大了。

问题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树立起解决问题的决心。

同事举手投降,回到自己位置上一屁股坐下,耸了耸肩道:道理我都懂,可真正做起来就废废。这玩意给我,我不做他个一俩礼拜,都对不起自己这份微薄的薪水。

黎子清笑了笑,不置可否,看时间已经又过去了十多分钟,便开始收拾东西关电脑。

同事见他似乎准备下班,讶异地问:走这么早?不打卡吗?

还不等黎子清回答,对面的一个妹子就插话进来,人家子清上下班不用打卡的,上次开会老大不是说了么?

实名羡慕了。这样说着,那同事好像司空见惯一般,转过身子继续做自己的事去了。

黎子清收拾好东西,对面的那女孩笑着朝他挥了挥手:明天见啦,子清。

等黎子清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方才那同事才又从电脑上抬起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说是985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却来我们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里耀武扬威,宁当鸡头也不当凤尾吗?

磊伟,你这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先前那女孩笑道:子清是鸡头,那你们整个开发部算什么呀?

磊伟双手一摊,毫不在乎道:我能力一般我承认,有些人喜欢自命不凡,那能者可不就得多劳吗?

我看人家子清也没怎么样,一个技术主管,倒是经常帮你们干活。好几次你们部门都走光了,子清一个人还在加班呢。另外一个年级稍大的女同事参与进来,字里行间都是站在黎子清这边的。

就是就是。女孩附和道:所以老大才特批,允许子清以后上下班都不用打卡,也算是一种福利关怀咯。

窗外轰隆一声炸雷,大雨瓢泼倾倒下来,噼里啪啦打在外墙玻璃上,也打断了磊伟想要继续讨论下去的意图,大家纷纷开始快速收拾好手上工作,争先恐后地打卡下班。

黎子清驱车从公司车库上到地面,前窗玻璃的雨刷左右不停地挥动着,水汽弥漫的城市,从清晰又渐次到模糊,如此地周而复始。

他看了看导航的实时路况,从这里到季冰公司的三条路线一个赛一个的红,估摸着可能会迟到,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对方先拨了个电话过去。

铃声响了半天,最后嘟地一声被切断,黎子清没有接着再打,踩下油门开上了马路。

车子堵在三分之一的路程上,手机铃声却突兀地响起,黎子清看都没看就接通了,传来的却并不是季冰的声音。

子清。这人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一惊一乍,并且上来就开门见山道:谢嘉琪回国了,你知道吗?

此人名叫肖恺成,是黎子清高中时代的好友,说好友其实不太准确,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是肖恺成,在黎子清这里,他顶多算是关系走得比较近的普通同学。

没听说。黎子清这样回着,却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先前那股没来由的烦躁情绪,也好似乱草寻到了扎根的土壤,开始肆意生长起来。

肖恺成这人向来不知道什么叫察言观色,并且热衷于哪壶不开提哪壶,自顾自地继续说:我记得那时候季冰跟谢嘉琪,可是差点就修成正果了,据说连婚戒都买了。这次谢嘉琪回国,他俩不会旧情复燃吧?

黎子清扭转方向盘变道,面无表情地说:你是变相地在嘲讽我吗?

我是在苦口婆心地提醒你。肖恺成道:季冰怎么样先不说,他父母可一直都视你为洪水猛兽,巴不得你俩早日一拍两散呢。这次谢嘉琪回国,你的处境岂不是更加如履薄冰,简直就是腹背受敌啊。

车子拐进一条开阔的大道,CBD中心区域几栋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此刻也上半身尽数淹没在铅灰色的云层里,肆虐的雨水持续着席卷天地的趋势,此起彼伏的汽笛声和雨声人声揉在一起,合奏出一曲杂乱无章的交响乐。

黎子清将车停在季冰公司楼下,不远处的泊车位停了一溜儿的豪车,车头齐齐对准他的那辆白色凯美瑞,仿佛一只食草动物迷失进了危机四伏的丛林。

黎子清等了一会儿,雨势渐小的时候,他才再次给季冰打了过去。这次铃声响了一下就被挂断了,三五分钟后,季冰高挑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写字楼下的玻璃门后,身旁还跟着两位妆容精致的妹子,三人说说笑笑,气氛相当融洽。

黎子清摇下车窗,听到季冰操着一贯绅士且磁性的声线,笑着对两人说:今天真不行,你看我车都没开

黎子清适时地按了两声车喇叭,三人才同时将目光转过来,两位妹子脸上均是愕然又费解的神色,其中一位捂着嘴惊讶道:这车接谁的呀?怎么停这儿了?

季冰敛去笑容,淡淡地说了句:接我的。

那女孩明显吓了一跳,收起先前的调侃,颇有些忌惮地说:抱歉,季总是我失言了。

另外一位女孩连忙拉过她,打起圆场:娜娜你刚来不知道,那是季总家里那位的车。言至此处也不多说,朝季冰挥了挥手道:季总,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啊,拜拜~

季冰挥别了那两位,手插进裤子口袋,顶着零星的雨水下了台阶走过来,沉默着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黎子清于是也没说话,转动方向盘掉头,排在一辆迈巴赫后面,汇入了城市下班的车流里。

穿了一身银灰色高定西装的季冰,不言不语的,曲着两条长腿坐在副驾驶位上,无端给人一种委屈了他的感觉。湿冷的空气中,隐约有股极淡的香水味弥漫开来,前调带着冷冽的苦味,紧随其后的柑橘气息又挟着甜腻,最后是一股悠悠的木香。黎子清慢慢地闻出来,这是上次约会吃饭时,他送给对方的那瓶Hermes大地香水。

车窗外骤雨停歇华灯初上,车里的季冰突然伸手抓了一下车挂吊饰,那是一只卡通玩偶,三四年了,自打买了车它就一直在,脏了会被黎子清取下来洗干净,然后再次挂上去。

丑死了。季冰一如既往地发表着嫌弃的评价,就不能换一个吗?

换哪个?黎子清问。

我送你那个。

难看。黎子清拐了个弯,而且我不喜欢。

季冰指头弹了一下玩偶,收回身体,脸色有些阴暗,说:随你。

黎子清盯着前方拥挤的道路,注意着不要被其他车辆别进来,嘴上却淡淡地回:嗯。

季冰烦躁地将西装外套脱下来丢去后座,内里却只穿了一件衬衣,料峭春寒未退,仅一件单衣还是冷的,黎子清扭头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地将暖气打开了。

季冰胳膊支在窗户上发了会儿呆,突然开口,不带分毫情绪地用陈述的语气说:李如从美国回来了,明晚在陆川卜家的酒店,摆了个接风宴,你去吗?

不去。黎子清几乎是没有片刻犹豫地就拒绝了,也终于扭头与季冰对视一眼,语气凉凉道:我跟他不对付,你是知道的。

季冰嗤笑一声,却不再说什么,头靠着椅背,闭上眼睛陷入了假寐。

此后一路无话,车子开进他们住的小区,黎子清刹车停稳,季冰打开车门下车,却并未率先走掉,而是站在车旁等着黎子清。

奈何等了一分多钟,车里毫无动静,季冰回转身用力拍了拍车窗。

靠在车座上的黎子清略带惊讶地扭头看他,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