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水千山走遍在线阅读

万水千山走遍

作者:三毛

万水千山走遍完结 最新章节

万水千山走遍

三毛

完结

言情小说

大蜥蜴之夜

当飞机降落在墨西哥首都的机场时,我的体力已经透支得几乎无法举步。长长的旅程,别人睡觉,我一直在看书。眼看全机的人都慢慢的走了,还让自己绑在安全带上。窗外的机场灯火通明,是夜间了。助理米夏已经背着他的东西在通道边等着了。经过他,没有气力说话,点了一点头,然后领先出去了。我的朋友约根,在关口里面迎接,向我高举着手臂。我走近他,先把厚外套递过去,然后双臂环向他拥抱了一下。他说:欢迎来墨西哥!我说:久等了,谢谢你!这是今年第四次见到他,未免太多了些。米夏随后来了,做了个介绍的手式,两人同时喊出了彼此的名字,友爱的握握手,他们尚在寒暄,我已先走了。出关没有排队也没有查行李。并不想做特殊分子,可是约根又怎么舍得不使用他的外jiāo特别派司?这一点,我是太清楚他的为人了。毕竟认识也有十四年了,他没有改过。旅馆订了没有?我问。先上车再说吧!含含糊糊的回答。这么说,就知道没有什么旅馆,台北两次长途电话算是白打了。在那辆全新豪华的深色轿车面前,他抱歉的说:司机下班了,可是管家是全天在的,你来这儿不会不方便。住你家吗?谁答应的?改用米夏听不懂的语言,口气便是不太好了。要搬明天再说好吗?米夏也有他的房间和浴室。你是自由的,再说,我那一区高级又安静。我不再说什么,跨进了车子。喂!他很真诚啊!你做什么一下飞机就给人家脸色看?米夏在后座用中文说。我不理他,望着窗外这一千七百万人的大城出神,心里不知怎么重沉沉的。我们这个语文?约根一边开车一边问。英文好罗?说米夏的话。说是那么说,看见旁边停了一辆车,车里的小胡子微笑着张望我,我仍是忍不住大喊出了第一句西班牙文晚安啊!我的朋友这种令约根痛恨的行径偏偏是我最爱做的,他脸上一阵不自在,我的疲倦却因此一扫而空了。车子停在一条林荫大道边,门房殷勤的上来接车,我们不必自己倒车入库,提着简单的行李向豪华的huáng铜柱子的电梯走去。约根的公寓,他在墨西哥才安置了半年的家,竟然美丽雅致高贵得有若一座博物馆,森林也似的盆裁,在古典气氛的大厅里,散发着说不出的宁静与华美。米夏分配到的睡房,本是约根的乐器收藏室,里面从纸卷带的手摇古老钢琴、音乐匣、风琴,到全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各种古古怪怪可以发声音的东西,都挂在墙上。我被引着往里面走,穿过一道中国镶玉大屏风,经过主卧室的门外,一转弯,一个客房藏着,四周全是壁柜,那儿,一张chuáng,chuáng上一大块什么动物的软毛皮做成的chuáng罩静静的等着我。为什么把我安置在这里?我要米夏那间!我将东西一丢,喊了起来。别吵!嘘好吗?约根哀求似的说。心里一阵厌烦涌上来,本想好好对待他的,没有想到见了面仍是连礼貌都不周全,也恨死自己了。世上敢向他大喊的,大概也只有我这种不卖帐的人。去小客厅休息一下吗?约根问。我脱了靴子,穿着白袜子往外走,在小客厅里,碰到了穿着粉红色制服,围条白围裙的墨西哥管家。啊!您就是苏珊娜,电话里早已认识了呀!我上去握住她的手,友爱的说着。她相当拘谨,微屈了一下右脚,说:请您吩咐约根看见我对待管家不够矜持,显然又是紧张,赶快将苏珊娜支开了。我坐下来,接了一杯威士忌,米夏突然举杯说:为这艺术舒适的豪华之家对于这幢公寓的格调和气派,米夏毫不掩饰他人全然的沉醉、迷惑、欣赏与崇拜。其实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公平的说,这房子毕竟是少见的有风格和脱俗。而米夏的惊叹却使我在约根的面前有些气短和不乐。阿平,请你听我一次话,他这样有水准,你米夏忍不住用中文讲起话来。我假装没有听见,沉默着。正是大梦初醒的人,难道还不明白什么叫做盖世英雄难免无常,荣华富贵犹如chūn梦吗?古老木雕的大茶几上放着我的几本书,约根忙着放橄榄树给我们听。这些东西不知他哪里搞来的,也算做是今夜的布景之一吧,不知我最厌看的就是它们。波斯地毡,阿拉伯长刀,中国锦绣,印度佛像,十八世纪的老画,现代雕塑,中古时代的盔甲,锡做的烛台、银盘、铜壶没有一样不是jīng心挑选收集。收藏已经不得了啦!我说,衷心的叹了口气。还差一样你猜是什么?他笑看着我,眼光中那份收藏家的贪心也掩饰不住了。刚刚开始对他微笑的脸,又刷一下变了样子。我叹了口气,坐在地毡上反手揉着自己的背,右肩酸痛难当,心里一直在对自己说:我试了,试了又试!再没有什么不好jiāo代的,住两日便搬出去吧!约根走去打电话,听见他又叫朋友们过来。每一次相聚,他总是迫不及待的拿我显炫给朋友们看,好似一件物品似的展览着。米夏紧张的用中文小声说:喂!他很好,你不要又泄气,再试一次嘛!我走开去,将那条苍苍茫茫的橄榄树拍一下关掉,只是不语。旅程的第一站还没有进入情况,难缠的事情就在墨西哥等着。这样的事,几天内一定要解决掉。同情心用在此地是没有价值的。门铃响了,来了约根的同胞,他们非常有文化,手中捧着整整齐齐的十几本书和打字资料,仔细而又友爱的jiāo给我全是墨西哥的历史和地理,还有艺术。我们一同谈了快三小时,其实这些上古和马雅文化,在当年上马德里大学时,早已考过了,并没有完全忘记。为了礼貌,我一直忍耐着听了又听那些僵死的东西啊!他们不讲有生命的活人,不谈墨西哥的衣食住行,不说街头巷尾,只有书籍上诉说的史料和文化。而我的距离和他们是那么的遥远,这些东西,不是我此行的目的我是来活一场的。实在对不起,米夏是我的助理,这些书籍请他慢慢看。经过二十多小时的飞行,我想休息了!与大家握握手,道了晚安,便走了。米夏,正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年龄,新的环境与全然不同的人仍然使他新鲜而兴奋。留下他继续做听众,我,无法再支持下去。寂静的午夜,我从黑暗中惊醒,月光直直的由大玻璃窗外照进来。chuáng对面的书架上,一排排各国元首的签名照片静静的排列着,每张照片旁边,插着代表元首那国的小旗子。我怔怔的与那些伟大人物的照片对峙着,想到自己行李里带来的那个小相框,心里无由的觉着没有人能解的苍凉和孤单。墨西哥的第一个夜晚,便是如此张大着眼睛什么都想又什么都不想的度过了。早晨七点钟,我用大毛巾包着湿头发,与约根坐在插着鲜花、阳光普照的餐厅里。苏珊娜开出了丰丰富富而又规规矩矩的早餐,电影似的不真实布景太美了。不必等米夏,吃了好上班。我给约根咖啡,又给了他一粒维他命。是这样的,此地计程车可以坐,公共车对你太挤。一般的水不可以喝,街上剥好的水果绝对不要买,低于消费额五十美金的餐馆吃了可能坏肚子,路上不要随便跟男人讲话。低级的地区不要去,照相机藏在皮包里最好,当心人家抢劫城太大了,我想坐地下车。我说。不行约根叫了起来:他们qiángbào女性,就在车厢里。白天?一千七百万人的大城里?报上说的。好,你说说,我来墨西哥是做什么的?可以去看看博物馆呀!今天早晨给自己去买双高跟鞋,这星期陪我参加宴会,六张请帖在桌上,有你的名字我忍住脾气,慢慢涂一块吐司面包,不说一句伤人的话。那份虫噬的空茫,又一次细细碎碎的爬上了心头。约根上班前先借了我几千披索,昨日下机没来得及去换钱。这种地方他是周到细心的。推开米夏的房间张望,他还睡得象一块木条,没有心事的大孩子,这一路能分担什么?为什么那么不快乐?右肩的剧痛,也是自己不肯放松而弄出来的吧!苏姗娜守礼而本份,她默默的收桌子,微笑着,不问她话,她不主动的说。来,苏珊娜,这里是三千披索,虽说先生管你伙食费,我们也只在这儿吃早餐,可是总是麻烦您,请先拿下了,走的时候另外再送你,谢谢了!对于这些事情,总觉得是丰丰富富先做君子比较好办事,虽说先给是不礼貌的,可是,这世界上,给钱总不是坏事。苏珊娜非常欢喜的收下了。这样大家快乐。那我们怎么办?照他那么讲,这不能做,那又不能做?米夏起chuáng吃早餐时我们谈起约根口中所说的墨西哥。低于五十美金一顿的饭不能吃?他土包子,我们真听他的?我笑了。你不听他的话?他很聪明的。米夏天真的说。认识十四年了,也算是个特殊的朋友,有关我半生的决定,他都有过建议,而我,全没照他的去做过我慢慢的说。结果怎么样?米夏问。结果相反的好。我笑了起来。昨天晚上,你去睡了,约根说,他想拿假期,跟我们在中美洲走五个星期,我没敢讲什么,一切决定在你,你说呢?米夏问。我沉吟了一下,叹了口气:我想还是一个人走的好,不必他了,真的一个人走?我们两人工作,你却说是一个人,我问你,我算谁?不知道,你拍你的照片吧!真的不知道!我离开了餐厅去浴室chuī头发,热热的人造风一阵又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