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之流水渡——润玉同人完结+番外 最新章节

[BG同人]《(香蜜同人)香蜜之流水渡润玉同人》作者:图南兮【完结+番外】

文案:

指路隔壁《你和传说不一样》,另一个关于润玉的脑洞。

寻寻觅觅流水渡,清清浅浅二三人。流水渡口的初遇,一眼万年。愿此后万万年岁,共看大好江山。无妨他人怨怼,我知你心。

花神长女,小芙蓉花浅情,生平最擅长的事就是过日子。

先甜后虐,结局会是HE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玉,浅情┃配角:旭凤,锦觅┃其它:

第1章浅情

天元二十万八千六百一十一年,羊族世居的云角洲内,爆发了一场百万年不遇的瘟疫。

砰!

九霄云殿上,翠绿色的琉璃盏碎片铺了一地,天帝在上怒目圆睁:山羊一族素来和善,绝不会无缘无故遭此大难,必是天道警示。可如今漫天神佛竟无一人可探其原由,更无一人可解!废物!

殿下死一般的寂静仿佛没有个头,众仙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声,做那只出头鸟。如今六界皆知,那云角洲是以羊族圣物云角仙草命名。云角仙草,可强羊族体魄、固神魂,虽为羊族圣物,但并不娇贵难养,只要羊族嫡脉定期以鲜血灌溉圣殿中的那一株母草,整个云角洲的云角仙草都可繁茂生长。可不知为何,一千年前,羊族母草开始衰竭,羊族长老竭尽全力都未能延缓衰竭之势,后求助于天界,天帝亲临也未能解羊族之危。天帝无计可施,派新任命的夜神大殿赴上清天求助,玄灵斗姆元君只道机缘未到。最终,母草在五百年后彻底衰亡,再不过十年,整个六界再找不出一株云角仙草。五百年来,云角洲羊心惶惶,天帝亦是愁眉不展。如今只怕是要灭族。

一族若遭灭顶之灾,虽表象不同,但究其根源,若不是自作自受糟了天谴,便是天道预警,六界恐生变。这一点,天帝心中比谁都清楚,也不寒而栗。他还没有一统六界,决不允许任何动摇他帝位的事出现!能解此危局者,连升三级,赐百里封地!

依旧无人应答。殿上无边的寂静像是深埋在地底的炸弹,危险的硝烟气味早已弥漫开来,你却不知道它要炸在哪一秒,压倒这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仿佛随时随地都会落下来。

报!

众仙长吁一口气,千里眼自殿外救星一般疾步而来。禀陛下,仙界与人界的界河之畔,生出了十里云角仙草。

什么?天帝大为吃惊,随后而来是一阵狂喜。天道如此助我,本座终有一日要一统六界!太微心中这样想着。

太上老君凝神片刻,眉头微微一皱,后又恢复平静,缓步上前:禀陛下,天道降一劫,复予一解,此预示着万年之内六界会有一场浩劫,亦会有化解之法,这一劫一解如今在这六界之中已初现端倪,陛下不必过于忧心。云角仙草一出,羊族即可转危为安。

天界二殿下亲领一万天兵助羊族化解瘟疫,雷厉风行,仅一月有余,云角洲便恢复了生气。天帝大喜,许二殿下成年之后即封火神,领十方天兵。

兜率宫中,太上老君凝神演算。那日殿上所言,却是实情,只是他并未算到全部。他总觉得,另有天机是他没有算到的,这让他隐隐有些不安。六界,怕是要变天了

太上老君未能算出的是,太微不仁,六界涂炭。天降帝星,救六界于水火。常言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帝星本需历三苦四劫,亲缘劫、体肤劫、寿元劫、情劫、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一生孤寡,而后太上忘情,化天地,见万物。然此情劫既是帝星之劫,亦是六界之劫。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生灵枉死,复降一解,渡化此劫,拨乱反正。至此,命盘之上,众人命数,正悄然改变。

---------------------------------

霜降,寒月,更深露重。

百花宫中,二十四芳主次第跪伏在剔透琉璃铺就的大殿上,屏息凝神,帘内人猛烈一震,咳出一口鲜血,眉宇间一朵木芙蓉、一片霜花璇珞而出,化成两个粉嫩的婴孩。

无情则刚强,无爱则洒脱,这是我能给她们最好的祝福。我的孩儿不能再似我这般只愿她二人此后繁花似锦觅安宁,淡云流水度此生。塌上之人眼神迷离,似是沉入苍茫的回忆之中,静默片刻后幽幽开口:便分别唤作浅情、锦觅吧。

天元二十万八千六百一十二年霜降,花神梓芬仙逝,百花凋零。

水镜之中的一个小木屋内,一个圆滚滚的红色身影看着襁褓之中的两个婴孩问道:一颗白菜,一颗葡萄,长芳主,花神和水神这是生了个啥?

休要胡言!牡丹呵斥道,姐姐浅情是一朵木芙蓉,妹妹锦觅是一片霜花。先主算出锦觅万年之内有一情劫,而浅情因先主跳临渊台之故,真身孱弱、元神不稳,遂给二人服下陨丹,以伽蓝印封印真身,并限二人万年内居于水镜之中。先主父母之心,老胡你莫要胡言。

先主待老胡恩重如山,老胡都明白的。说着,胡萝卜精捏了捏二人的小脸蛋,你就放心把小菜菜和小淘淘交给我老胡吧。

我正有此意。长芳主爱怜的抱了抱两个孩子,复又在木屋外布了好几层结界才放心离去。

神仙寿命悠长,百年岁月疏忽而过。那葡萄长得倒是不错,俨然已经长成一个能跑能跳的小娃娃了,可那颗小白菜,眼瞅着就要养不活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先更少一点,算是个楔子。

考研结束就开了这个文。虽然剧已经播完好久了,但我对大龙的热爱依旧不减啊。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多提宝贵意见。

下面谈一谈女主的名字。出自花神那句无情则洒脱。叫无情的话好像有点太刚了,就改成浅。浅对润,情对玉,浅情配润玉。

第2章圈套

要说这百年来老胡和众芳主为了浅情孱弱的小身子骨可谓是尽心竭力,花界的各种灵芝仙草都用上了,却收效甚微。百年过去了,浅情还是个小婴孩,同出生时一样。

不,准确来说,比出生时还瘦。

这天一大早,老胡像往常一样来照看两个孩子,这一看吓的差点没自己蹦到兔子窝里去。浅情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外泄露灵力,把这百年来几位芳主渡给她的灵力散了个底朝天,还时不时翻着白眼,张着嘴但是一声也不哭,眼看着就要去见她亲娘。十二位芳主合力开启时间花廊也无力回天,一筹莫展之际,玉兰想到一人告苍神君。

告苍神君,那是六界中顶顶尊贵的上神。昆仑岛金母元君座下大弟子,有通天彻地之能,论起辈分,比先花神还要高一辈。最重要的是他术精岐黄,一手死骨更肉的医术冠绝六界。当年先花神跳下临渊台奄奄一息之时,更是得告苍神君一枚丹丸才支撑到两个孩子出世,如此算来,他与浅情也是有缘的,上门拜请神君救治,未尝不可。

众位芳主商定后,片刻未敢耽搁,携浅情上了三岛十洲。

昆仑风物,去天不过十数丈也,弱水绕岛流转,岛上有珠玉之树沙棠琅,碧槐之树。青芝素瀑,隐隐烟霞里。牡丹还未上岛,远远就瞧见若水之畔有一白衣仙侍,似是等候多时

先前羊族遭劫之时,告苍就已洞悉一切,锦觅与浅情便是那一劫一解,这才派人前往花界送了一枚丹药。告苍本就有意收浅情为徒,便顺水推舟。救人可以,这小娃娃得留下来给我当徒弟。

牡丹本也不舍,只是如今也没有别的选择,况且告苍主动提出会守住浅情的身世,她也算不负先主所托。于是在浅情身体逐渐好转之后,便独自返回了花界。其实浅情留在昆仑拜师学艺本也是好事,只是牡丹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事实证明,她的不安不是没有道理的!看起来超然脱俗仙风道骨的告苍神君,和他的师弟祭野神君,私底下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牡丹离开三岛十洲未有一刻钟,这位作天作地的金母元君大弟子、六界敬重的岐黄圣手,就把先花神的一片苦心糟蹋了干净。

伽蓝印,这什么劳什子?真身一封修行缓慢,我告苍神君怎么能有个笨蛋徒弟?解了!

陨丹?真是个丧尽天良的玩意,取了,取了!

看着那颗小白菜缓缓变为一朵芙蓉花,告苍表示对自己的杰作很满意。他一边逗弄着孩子,一边畅想着以后要怎么教她,正在神游八表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的思绪硬生生的给扯了回来。

来来来,让我看看我的小师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还是这么骚包的声音,来人除了他的师弟祭野之外,不会是旁人。

只见紫衣华服的仙人大步流星地闯了进来,鬓若刀裁,目若秋波,面如桃瓣,语言常笑。这般好看的仙人,随便往六界哪个地方一站,都会有一茬又一茬的仙子扑上来的。但告苍一见到他,抄起浅情拔腿就跑。这个师弟到底有多不靠谱没人比他更清楚了,决不能让他带歪了自己徒弟!

于是,就在这场祭野偏要和浅情玩,告苍偏不让祭野和浅情玩的拉锯战中,物换星移,沧海桑田

---------------------------------

神仙的日子总是过得平铺直叙,不带曲折,日子久了,也甚是无聊。那些日日上天庭点卯的神仙也大都无事可奏,若不是还不想死,怕是要在那九霄云殿上打呼了。可是,今日不一样,今日有大事。

鸟族毕方鸟不知抽了哪门子风,下凡祸害人去了。大翅膀呼啦呼啦地一扇,烧了凡间八十亩良田,三十九个山头,四百一十二间屋子最重要的是,他烧了天帝当年与梓芬谈情说爱的戏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