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命里克夫[穿越]完结 最新章节

《魔尊命里克夫[穿越]》砚火

文案:

沈莫离生在物资匮乏的末世,6岁时被长官选中,艰苦训练长达数年

如今,他被培养成了个救世英雄,同时也是个杀手

他唯一的目标:

穿越千年,杀了慕青池。末世才能得救

【回到古代后的沈莫离】:资料有误,他并不像资料中的那样一脸猥琐啊。

【七天后】:这位小兄弟越看越顺眼,下不了手。

【一个月后】:长官!快让我回去!我的贞cao即将不保!!!

【俩月后】:我们过得很好,勿念。

慕青池:媳妇儿每天都要杀我怎么破?在线等也不是很急,反正我有办法治他!

沈莫离:怎么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排雷※

-1V1,双洁,HE,年下,颜值高,多CP

-受的金手指是攻,自己也很努力

-剧qíng文,保证攻受互宠,甜过初恋

-护妻狂魔少女心仙君攻VS心系天下理xing贤惠魔尊受

-(*^^*)谢绝扒榜么么哒

内容标签:年下穿越时空仙侠修真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莫离,慕青池┃配角:一群大帅哥和一群小萌宠┃其它:

【腐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腐书库https:///】

第1章穿越后的初见

今天是穿越后的第二天,距离仙脉阁的入门大选还有两天,我会找到慕青池,杀了他截取仙元,拯救亿万生灵,完成救世任务。

沈莫离语毕,关掉录音笔,放进储物空间内。

这时,门外小二敲门道:客官,早饭给您送到房间,还是您下楼用?

不必劳烦,我下楼便好。

沈莫离对着铜镜,整理衣冠,只见镜中人影风雅俊逸、清冷若仙。

小二在沈莫离下楼后,例行清扫,但见房内摆设仿若不曾动过,chuáng铺整理得平滑无皱,被子更是有棱有角,活脱脱地像个豆腐块,仔细一瞧,四处gān净如洗,连窗棂上的陈年落灰都没了,咦了一声,莫非真住了个神仙?

大堂内已经座无虚席,跑堂的伙计立马凑上来,谄笑道:公子不巧了,已经无座

沈莫离递过去一锭银子,伙计忙接过道:公子稍等。

在伙计的协调下,已有两人欢喜地收了银子让了座,腾出一张小桌来。

刚坐下,就听邻桌的几人嘀咕,那位俊公子看着眼生啊。

他是昨日才到qíng缘客栈的,自然眼生。

昨日来的?山门大选,镇上的客栈早都人满为患了啊!

这有何难,我昨个恰巧瞧见了,他给了掌柜一锭金子外加一枚上品灵石,嘿,那可是上品灵石啊!我这也算是开了眼了。啧啧,不消半盏茶的功夫,他就住进了上等客房。

呿,不过是有钱罢了,仙门可都是看灵根和资质的,要是灵根差的,就算是王孙贵胄照样落个记名弟子,每日洒扫劳作,好不光彩。

记名弟子有什么不好,好歹也能比寻常人多活几十年。不过我看他啊,没什么灵根。

面对诋毁,沈莫离也不在意,悠然地将小菜送入口中,聆听下一桌上的谈话。

昨日,仙脉阁有道人渡劫成仙了,那雷声大的呀,像把天空劈破了似得。

哪儿是像啊,天上当真有个破dòng的,后来好像是阁上的仙人把dòng填了。

天上怎么会有dòng,你以为是女娲补天呢!

我好像还看到个人影,从那dòng里掉下来

我看你是喝多了,难不成是九天之上的神仙,把天打了个dòng,从上面掉下来了?哈哈哈。

我看有可能。

屁话,神仙下凡界,根本不用打dòng。

时空隧道开启的瞬间竟被人看见了,好在看到的人并不多,沈莫离暗自松了口气,喝了口粥,换一桌来听。

这仙脉阁自是众修仙门派里首屈一指的,只唯独有一人是万万沾不得的。

谁啊,难道是仙脉阁的掌门?听说他已经闭关十几年了。

当然不是他,他是位仁仙啊。我说的是那首席弟子,掌门亲传。

慕青池?

听到这里,沈莫离运转灵力,将听力全部集中在那桌上,用心聆听。

为什么沾不得他?

公子是外来的自然不知,你且听我细说。那慕青池是个风流放dàng之辈,长相虽俊美,品行却不怎么好,玩弄了不知多少痴男怨女。

听到这里,沈莫离微微皱起眉头,从袖中拿出慕青池的画像来,画像中的男子,明明是一副头童齿豁的猥琐模样,他们的描述竟和长官给的资料中不相符。

另一人道:哪有什么好面容,魔族害了他的爹娘,也伤了他的脸,他装死才逃过一劫,恰巧被云游的仙脉阁掌门救了,收为徒弟。但他内心扭曲,脾xing乖张,私下里常以杀人为乐。

怎会杀人,他好歹是名门弟子,为人谦逊且彬彬有礼,杀也只杀魔族而已。才十九岁的年纪,却有大乘期的修为,真乃千年难遇的修仙奇才啊!

什么修仙奇才,不过用了些邪修的龌龊手段。

什么手段?

那人压低声音道:双修你听过没有?他借双修之名实则吸取了同门弟子的仙元,还用魔族的jīng魂炼制丹药,所以才修为奇高,若是寻常人修仙十余载,恐怕修行最快的也只到筑基期。

真是无耻之辈!

修仙界的毒瘤!

你俩小声点,这可是在仙脉阁山下,莫非也想被吸走jīng魂?

热闹已毕,早饭也已用完,沈莫离打算回房歇息,忽的感到一阵灵力波动,面前走来一人,打扮像是个有钱人家的少爷,长得身形羸弱,似弱柳扶风般模样。

一揖道:这位公子,在下前日在来镇的路上遭遇劫匪,身无分文,已有两日没有进食,不知公子可赏碗粥喝。

沈莫离暗忖,此人修为在他之上,外表虽有凌乱却并不慌张。事有蹊跷,且看他有何贵gān了。

你既有求于我,君子应成人之美。小二,来份早饭,要大份的。就看你吃不吃得下了。

有钱公子吩咐,小二定当全力侍候,早饭本是没有大小份的,都是一个馒头,一碟小菜,一碗粥。小二灵机一动,找来大碗,满满地盛上粥,碟中馒头也成了两个,一碟小菜变成了一碗小菜。

来喽!小二将碗筷一一放好,收到沈莫离满意的点头,小二放下心来,盘算着即将到手的打赏,乐开了花。

沈莫离瞥见那少爷的表qíng一滞,确认心中所想,清冷的声音响起,既是饿了,便不要客气,若是不够还可再点。

多谢,在下阮凄夜,不知恩人姓名?

沈莫离。

好,我记住了,沈公子,他日定当重谢。然后拿起馒头咬了一口,文绉绉地吃起来。

在阮凄夜即将放下筷子时,沈莫离开口,阮公子似乎不饿,这粥和菜还剩着大半呢,我想这抢劫一事怕是公子杜撰,用来取笑我的吧。

怎会,在下只是怕怠慢了沈公子,既然公子有所怀疑,那我继续吃了。

阮凄夜又端起粥碗苦喝了几口,还未夹菜,已经打了个饱嗝,见沈莫离起身yù走,放下筷子忙道,沈公子莫走,是我的错,不该欺骗公子。其实,我是有事想请公子帮忙。

沈莫离停下脚步,什么事?

实不相瞒,近日遇上了仇家追杀,怕生不测,见公子身手不凡,想求公子庇佑。他日,你我也会是仙脉阁的同门师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忍心不救我吗?

没一句真话,沈莫离摇摇头。

沈公子别走啊,公子,喂我们还会再见的!阮凄夜大喊。

这位小公子,我们还要做生意的,您要是吃饱了就请回吧,呃小二瞪圆了双眼,指着自己的嘴巴,又指着阮凄夜,似是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阮凄夜狡黠一笑,离去。

众人见此景,议论纷纷,这小公子原来是个修士,这叫禁言术吧?

是啊,真是厉害啊。

两日后,仙脉阁山下阵法已除,开山迎宾。

这座山脉重峦叠嶂,糙木葳蕤,云山雾绕,直入云霄。仰望山路上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一直通往半山腰的山门处。

看不到山顶啊!一位青年擦了额头的汗道。

山顶应该是在仙界吧,我们快点赶路,不然来不及了。

上山的人,分为男女老幼,又分为有修为和没有修为的,然而大部分人都是来碰运气的,如果没有灵根,下山便是。

沈莫离早已到达山门,卓然玉立,清雅地容貌配上出尘的气质,引起旁人纷纷注目。

远处走来几人,谈笑风生姿态高调,其中一位灵力波动明显又熟悉,沈莫离侧目看去,那人正是两日前,谎称被抢劫和仇敌追杀的阮凄夜,旁边两位男子没有见过,但从衣着可以看出,定是富贵人家出身的。

阮凄夜笑的无邪,沈公子,两日不见,你越发英俊了。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的。

沈莫离瞥了眼他道:想必这两位,就是打劫追杀你的人吧?

戴着七八个金镯的男子怔了怔,望向阮凄夜:你这借口也太拙劣了些,难怪惹恼美人。

挂着拳头般大小金锁的男子道:都是别人上赶着对凄夜好,他哪懂如何讨人欢心。

好了,二位仁兄就送到这儿吧,你们又没灵根就别凑热闹了。阮凄夜忙把他们往山下推。

喂喂,山势陡峭,别推啊,要出人命啦!

我自己走,难不成怕我们坏了你的好事,啊

阮凄夜看着两位仁兄滚下了山,默哀两息,又换上笑颜望着表qíng清冷的沈莫离。

沈公子别误会,那都是他们的片面之词。我知道你是天灵根,我也是,因此才想结jiāo于你,成为互帮互助的好师兄弟。

沈莫离转身,不再给他正眼。

好吧,我说实话,你我皆为天灵根,若是能结为道侣双修的话,修行速度定比常人的十倍还多,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不感兴趣。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哦。

待日晷的影子,走到午时一刻,阳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