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竹马一起去见鬼完结+番外 最新章节

[仙侠魔幻]《和竹马一起去见鬼》作者:李想渔【完结+番外】

文案

柯凡回国后打算忘了竹马当一个社会主义好公民,没想到却被灵异事件找上门。

尔后她发现,有些人一生行走于黑暗,有些人一生只活于白昼。

竹马成阙此生有两件事,一是平这人间不该有的纷扰,令游魂各自归位,二便是捉住柯凡的心。

第二版文案

柯凡这辈子最怕鬼,却偏偏看上了个捉鬼的。

从前。

柯凡:雀雀,你陪陪我吧,我害怕。

成阙:怕什么,给你符纸,我走了。

后来。

柯凡:成阙,麻溜滚啊。

成阙:你不怕鬼了?

柯凡:怕啊。

成阙:那你知道鬼最怕什么吗?

柯凡摇摇头。

成阙靠近她耳边,语气里带着勾引:我。

封面缺了一个字但是我太懒了不想弄了...不影响阅读:)

娇小美貌心理学专家光头妖孽脸超自然事件处理员

排雷:女主抽烟

小型单元文,文一点都不可怕,因为作者自己也很怂。

文笔不好,只能给故事一个有始有终。

看文愉快,欢迎提意见哦:)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悬疑推理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成阙,柯凡┃配角:林漾┃其它:

==================

☆、雨夜

夜晚。

bào雨倾盆而下,闪电划破天际,紧随其后的是雷声炸裂在空中。

雨打在落地窗上,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厚实的窗帘遮挡了闪电的光线,却没能挡住惊雷的巨响。

柯凡被这接二连三的雷声惊醒,她双手捧着脸,额上是止不住的冷汗。

耳边炸破天的惊雷和梦里的撞击声重叠,自己仿佛又置身其中,她极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却收效甚微。

柯凡置于双手后的小脸发出一声自嘲的笑声,这么多年,即使是读了这么多心理学相关的书籍,取得了这么多成就,却依然无法攻克自己内心的恐惧。

柯凡把被子往头上一蒙,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而此时的国内,A市。

大杯冰美式。

服务员小妹在电脑屏幕上操作,请问怎么支付呢?

微信。

服务员小妹这才抬起头,发现点单的客人长得十分英俊,高挺的鼻梁,薄而红艳的嘴唇,最致命的是他的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简直勾魂。

只不过,这位帅哥是个光头,但却一点也不妨碍他施展美人计。

服务员愣了一下,一张脸渐渐红了起来,这才拿起扫码枪,收您三十元,这是小票您拿好。

他又冲服务员笑了一下,谢谢。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却十分温柔。

成阙今天穿了一身西服,这会儿靠在吧台旁,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拉扯着领带,吸引着咖啡店内无数女性的目光。

他自己却好似没有察觉,目光落在窗外的人行道上,脑子里是陆警官今早在电话里简单jiāo代的案件。

上周周日夜里bào雨,东郊的高架上出了一起车祸,昂贵的跑车和大型货车迎面相撞。索性那日夜里的车辆不多,倒也没有造成追尾。

待到下半夜雨小了,jiāo警大队才收到通知,有过往车辆称看见两车连在一起,好像是撞了。

当jiāo警到达现场,发现跑车的半个身子都镶进了大型货车中,而驾驶者却不见踪影。最惊奇的是,大货车司机居然在驾驶座上酣睡毫发无伤,被jiāo警叫醒时一脸懵比。

bào雨冲刷了数个小时,地上除了车轮在地表留下的,略微凹陷的痕迹,其余的都被洗刷一空。

按常理来说,跑车车身都毁成那副样子了,人应该是随之撞入而殒命,但现场一点血迹都没有,用LSK荧光也没检测到半点血液存在。

数日后,有民众报警称西市的人工水库里有具浮尸。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发现那具浮尸正是跑车的拥有者,刘初。

先生,您的美式好了。

成阙的回想被服务生打断,他伸手接过咖啡,送出一个标准的成阙笑脸,惹得那服务生微微脸红。

他一手提着公文包,另一手拿着美食,慢慢悠悠地往市公安局走。

正是早高峰期,车一辆接一辆,没多久就堵上了。街上除了买菜的大爷大妈,没几个像成阙一样悠闲的。

八点半,他准时跨进市公安局的大门。

赵副局远远便看见一个发亮的脑袋,急忙上前迎他。

成老师,恭候多时。赵副局一脸谄媚,脸上的皮肤却油腻而下垂,看着像只哈巴狗。

成阙以微笑回应他,不敢当,成放应该说清楚我是做什么的了吧?

他随赵副局往里走,手里摩挲着咖啡杯。

赵副局点头哈腰,说清楚了说清楚了,这次参与案件的人都懂,绝不给您添乱子。

成阙点点头,到了办公室,也不客气,自己拉开椅子便坐了下来。

赵副局从桌子另一边的抽屉里拿出案件袋,推到他面前,一脸的急不可耐:您这大概多久能破案?

成阙修长的手指翻开档案,抬头睨了他一眼,轻声问他:怎么,你很着急?

明明是一副温和无害的样子,却带着一股无形的压力。赵副局擦了擦脸颊上的汗,案件不破,人民心慌嘛。

赵副局是典型的酒肉官员,巨大的啤酒肚和身上过多的脂肪拖着他的身子。这样的季节,整个市公安局的空调仍然开着,明显不合规矩。

成阙没有立刻回答他,当他仔仔细细地翻完这份档案,才抬起头,笑着对他说:这案子奇的很,别着急。

虽说成阙的一双桃花眼里带着无限温柔,却把赵副局看得背上冒汗,仿佛身后有千重威压。

他连忙应声:是是,不急不急。

送走了成阙,赵副局接到局长的电话,说是上面给局里特聘了一位心理学教授,过两日就到局里报道。

他在心里冷笑一声,什么上面特聘,还不就是空降兵。只不过既然是上面的主意,他一个下级也无法gān预,笑笑便过了。

--

柯凡是这天夜里到的A市。

在飞机上时她便想了很多,数年未归,是否还能习惯国内的生活。

年轻时她性子倔,三番四次违背家里的意思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这次回来却乖乖随父亲的安排去了A市的公安工作。

落地时,所有思绪都随重力的恢复而回归原位。

她摇了摇头,想再多也没用,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下了飞机,柯凡一打开手机便接到好友陆晋妍的电话,我到机场啦,在大厅等你。

好,我今天穿了件黑色长袖,带了个黑帽子。

陆晋妍按照她的描述在人群中寻找,很快就在人群后面找到了她。

陆晋妍只觉得她似乎还是18岁离开时的样子,身材娇小,笔直纤细的腿被牛仔裤包裹着。黑直的长发扎起来,卡在鸭舌帽上。一张小脸掩在鸭舌帽的yīn影下。

如果不是知情人士,谁能想到柯凡今年已经28了呢?

两人张开双臂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陆晋妍长得高,低下头正好靠近柯凡的耳边,她假装生气地说:混蛋凡凡,一去就是十年。

柯凡拍拍好友的背安抚她的情绪,这不是回来了吗。

陆晋妍抬起头,眼睛微红,她看见柯凡帽子下的小脸,一如当年,没忍住掉了两颗金豆子。

柯凡从口袋里拿出纸,伸手给她擦擦。

好半晌,妍妍,你的粉被我擦掉了。

这一刻,陆晋妍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柯凡坐在好友的车上,车窗开了条缝,风踊跃地灌了进来,chuī在脸上有些刮人。她却好像没感觉似的,双眼看向窗外。

这次回来,工作找好了吗?陆晋妍看她jīng神不佳,打算和她聊聊天。

柯凡这才回过头,看向陆晋妍的侧脸,安排了,去市公安。

陆晋妍觉得她没变,但她却觉得陆晋妍变了不少。当初她出国时,陆晋妍才15岁,个子不高还有些肉,如今却跟抽芽了是的,变成了个大高个,还瘦了很多,下颌线明显,一张脸说是十分jīng致也不为过。

小丫头在机场送别她,哭得稀里哗啦,后来一个劲地打嗝把她送进了安检。

哪有人不会变呢,柯凡在心里笑了。就算面上没变,心也早就重组过不知道多少回了。

陆晋妍轻车熟路,打算回把柯凡送回大院,却被柯凡给阻止了。

开导航,去龙腾花苑。C栋

陆晋妍有些奇怪,让人打扫过了吗?不回大院要不上我那去?

柯凡靠在椅背上,双手抱在胸前,奔波了一天像是累了,语气里透着无力:让家政提前打扫过了。

和柯爷爷还没和好呢?

好一会儿,陆晋妍才听见柯凡轻轻地嗯了一声。

车窗外是迅速位移的街景,路灯长长地划出光路,柯凡看着这变换不停的画面,脑子里又有些茫然。

到了龙腾花苑C栋,陆晋妍才发现柯凡已经睡着,她推了推她。

凡凡,到家了。

柯凡迷迷糊糊醒来,一瞬间没意识到自己在哪,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动手解开安全带。

太晚了,跟我上去凑合一晚。

陆晋妍也不拒绝,停好车和她一起上了楼。

进了屋开了灯,陆晋妍发现屋里的装修和家具十分简约,但确实是gān净的。

柯凡把行李丢在客厅,往沙发上就是一躺,客卧我让阿姨打扫过了,你去睡。

你呢?

我就在沙发上,天亮了要去市局报道。

陆晋妍有些惊讶:这么快?

柯凡的手臂盖在双眼上,对。

当陆晋妍洗漱完,发现沙发上的柯凡已经沉沉入睡,连帽子都没取下来。

她轻轻地拿下了鸭舌帽,从客卧的柜子里取出一条薄被盖在好友身上。关上灯回到房间。

第二天清晨,窗外的光线通过落地窗投入客厅。

只睡了三个小时的柯凡就这么醒了,她顶着jī窝头,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脑子里一片空白。

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才六点多。

柯凡没有赖chuáng的习惯,掀开被子坐在chuáng边,没忍住,发了好一会儿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