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郎(2)2 最新章节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伴郎(2)作者:君倾十年文案:顾远航说坑蒙拐骗感觉都留不住你简恒说我不想当你的伴郎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甜文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远航,简恒┃配角:萧河,苏宇┃其它:

☆、(1)

顾远航再次见到简恒是在一个老同学的婚礼上,他坐在宴席上看着那人站在新郎旁边,应该是第一次做伴郎,有些紧张,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显得有些拘束,稍微有点稚嫩的脸上一双大的有些离谱的眼睛在有人跟他说话的时候就会紧张地多眨两下。顾远航看着就有点想笑。你盯着简恒已经超过二十分钟了,而且笑的很恶心。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我说那孩子还小呢,你小心我告你拐带未成年。顾远航垂了垂眼睑强忍住扶额的冲动,扭头对一直沉默着的萧河说:你不管管?萧河干咳了一声,看了一眼正似笑非笑对顾远航说话的苏宇回头看了他一眼,坚定地对顾远航摇了摇头,顺便把苏宇面前的酒杯移走。顾远航无奈地哼了一声,他对这个标准妻控的老同学外加生意伙伴表示鄙视。你刚才说他未成年?苏宇试图抢回酒杯未果,只好悻悻地收了手:比未成年差不了多少,刚刚十九。你耍我呢?他今年刚大学毕业在我们公司实习不过两个月。顾远航自顾自拿着红酒倒进酒杯里,气场优雅犀利,全然不顾这张桌子除了他们三个都没有人敢靠近。呵呵,大叔,他是有名的少年天才,15岁就上大学了好么。苏宇一边说一边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萧河表示他想喝酒,萧河扭过头去。被一声大叔叫的顾远航表示很想打人,不过当他看见萧河最终还是无奈地倒了一点点葡萄酒喂给苏宇时,气儿又顺了一点,这世界上真是一物降一物。唔,时间不早了,该去接儿子了,走吧。苏宇擦擦嘴巴站起来,拍拍萧河肩膀。萧河没有任何异议从善如流。顾远航看着两个人去跟新郎寒暄了几句并肩往外走,临出门的时候苏宇说了句什么,一向有些面瘫的萧河露出了可以称得上是很开心的笑容。顾远航突然就有那么一点羡慕。简恒来参加表哥的婚礼实属无奈,要不是表哥亲戚朋友都算上年龄差不多而且未婚的就剩他了。刚开始他还弱弱地举手表示自己太小来着,被表嫂一句你长得好看堵回去了。好吧,为了这句夸奖他忍了。于是他就经历了长达数个小时的折磨,来的人都比他大好多,就连伴娘也是用看小弟弟的眼光看他,他只盼着婚礼快快结束。就在新郎新娘跟一群亲戚朋友攀谈甚欢的时候,简恒悄悄地溜到一边想要偷偷吃点东西,还没等伸手,一块蛋糕突然递到他面前:饿了?简恒吓得瞪大了眼差点蹦起来,当看清楚来人以后更是结巴了:老,老,老板??顾远航一直盯着简恒,看见他揉揉肚子小心翼翼地往一边走就知道他是饿了,想也没想挑出块看上去还挺好吃的蛋糕就过去了,不出意外地看见了他受惊吓眼睛睁得更大的样子,有些恶趣味的变得心情很好。吃吧。饿了一天了。顾远航没什么表情。简恒大脑有些死机,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低头声音很低:不用了不用了,谢谢老板,我不饿一边说眼神却落在那块诱人的蔓越莓蛋糕上,喉咙忍不住动了动。顾远航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沉吟了一会儿,从桌子上抓起瓶水,一把拉住简恒的手腕把他从侧门拉进一个楼梯间里,把蛋糕塞给他:快吃,这里没人。简恒的心情仍旧没有从震惊中醒过来,他看着手里的蛋糕犹豫半天,终于说了声谢谢老板,然后低头开吃。他实在也是饿死了。顾远航欣赏地看着这人大口吃蛋糕的模样,嘴角浮起一丝柔和的笑意,看他吃的差不多了拧开水瓶递过去:喝点水。简恒抬起头,嘴角站着点点奶油。顾远航心里咯噔一下。谢谢老板。简恒紧张的心理稍微放松了一点,好像老板接近了看并不像公司里那么高高在上不近人情啊,还不错。他一边想着一边舔了舔嘴角的奶油准备喝水,结果下一秒突然被人夺过了水瓶,紧接着一个温热的东西就覆盖上了他的嘴唇。简恒的浑身立刻僵硬,大脑噼里啪啦就炸开了。顾远航发誓他不是故意的,好歹在商场摸爬滚打了四五年,他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就是自控力,结果就让刚刚这小孩儿一个无意识的小动作给炸的什么都不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一把推开了。他看着简恒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嘴唇和脸都红的吓人,他不知怎么就笑了出来。你有病啊!一向乖乖顺顺的小孩儿难得终于炸毛了。他眼睛迅速地湿润起来,但还是倔强地怒视着顾远航。他心里乱七八糟的,他今年十九了,长得清秀好看不是没被小女孩追过,但是接吻还是头一回,而且竟然还是跟个男的!他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喂!顾远航有些慌,他哪想到一个吻把小孩儿吓哭了,伸手想擦擦他眼泪吧被一把打开,想了半天只好伸手硬把人抱紧了怀里,任他手打脚踹的扑腾也不松手,直到他折腾累了才放开。简恒眼睛通红地瞪他一眼,转身就跑了。顾远航追了两步又停下了,有些头疼。这下麻烦了,本来是准备慢慢接近这小孩儿的,结果把人吓跑了。简恒回到租的房子里一头扎到了床上了,同租的室友叫林浩,大学就跟简恒一个寝室,对小几岁的这个孩子一直很照顾,这时候听着动静不对赶紧从自己的卧室跑过来,叫了简恒一声。看着抬头的简恒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吓坏了,赶紧凑过去:怎么了这是?失恋了啊?简恒闷不吭声地一个劲儿用那双红眼睛看林浩,看的林浩心都软了:行了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这是,等着哥烤了你最喜欢吃的蔓越莓面包,给你拿去啊。说着往门口走了两步,突然又回了头,不过你不是被人欺负了吧?简恒低下头没说话。我靠谁啊!活不耐烦了吧敢欺负我家小恒!林浩一听就火了,赶紧告诉我谁!我拆了他我!简恒知道林浩脾气不好,而且绝对不是只说说而已的主儿,他抹了抹眼睛勉强笑了笑:谁欺负我啊,我今天去当伴郎了,触景生情。林浩将信将疑地松了口气,没好气地揉了揉简恒的头发:你才多大啊,触景生情个屁啊!行了我去看看面包好了没。简恒看着林浩走向厨房,心里别提多难过了。大学毕业就进了这个公司,规模不小发展前景也不错,收入哪怕和非应届生比也是不错的了,同事也都很照顾他,工作也顺手。虽然老板平常在公司一直冷着脸,但只要不是工作的问题他从不在其他方面苛待下属。简恒已经很知足了,谁知道今天毫无预兆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简恒不是不知道这些有钱人平常玩儿的把戏,只是他实在没想到顾远航也是这种人,还对自己下了手。辞职吧。简恒抽了抽鼻子下定决心,自己还年轻,再换别的地方就是了。

☆、(2)

你要辞职?顾远航坐在宽大的桌子后面看着这个不肯拿正眼看他的家伙。嗯。简恒心里气苦得要命,他一早来公司还没来得及跟上司说自己辞职的事儿,就得知公司刚刚人事调动,他现在直属顾总管理,职位工资什么的都往上调了一调。一片恭喜声中他眼皮直跳,这也就意味着他辞职必须直接向顾远航汇报。我不批准。顾远航轻松地把辞职报告扔了回去。你简恒愤恨地抬起头来,却发现顾远航离开了座位向他走过来,他惊恐地后退几步。他是真害怕,顾远航的气场是压迫性的。顾远航注意到这人受惊的样子,无奈地停在原地:你就这么怕我?简恒鼓足勇气尽量镇定地看着顾远航:对不起顾总,我想你看错人了,我并不是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也没心情陪你玩。顾远航挑了挑眉:那太好了,我也不是。那你简恒一激灵死死咬住将要冲出口的话,脸刷一下红了。那你干嘛亲我?顾远航忍不住笑了出来,上前拍拍简恒的脑袋:我说,我对你不是玩玩的。简恒简直想从楼上跳下去:老板你吃错药了么!辞职!必须要辞职!不要再想辞职的事儿了。顾远航退后几步看着简恒,你从进大学那一天就对创意设计和艺术鉴赏很感兴趣,为此你放弃了你出色的理工科成绩几年以来专攻设计和鉴赏,毕业以后你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出最棒的创意设计,你一直很遗憾还没有去法国卢浮宫看看。对么?顾远航每说一句简恒就心惊一分,这个人从哪知道的这么多!顾远航气定神闲:而且除了实习两个月,公司的规矩,转正后三个月辞职是要付违约金的。简恒觉得他很有可能会杀人。简恒到底没有再提辞职在顾远航保证自己绝对不会再越规矩之后。他埋头认真工作,力图把那天的事儿全忘到脑后去。然而他根本挡不住有人每天都来晃。老总这是怎么了?时不时就来咱们创意部转转,不会想着要裁人吧!小李故作惊恐地捧住胸口。得了,看顾总脸上那表情就看出来他心情好着,上午还百年难遇地开口夸人了,再说最近效益那么好,开哪门子人啊。小张不以为然,简恒你说是吧?啊?啊,是啊简恒慌张地敷衍着,一边狠狠把手机扔进抽屉。一闪而过的屏幕上有条信息午饭给你放在你的橱子里了。别吃面包了。简恒真的觉得很绝望啊。这个人为什么就非盯上自